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局送外卖,全球物价贬值一百万倍在线阅读 - 283 你人还怪好嘞

283 你人还怪好嘞

        梁田取上餐,按照订单地址过去,是个独栋别墅,院子门没锁,虚掩着的。

        打开门进去,果然发现里面有一只……‘小’狗?

        “汪汪汪!”

        凶猛的犬吠声响起,梁田差点没吓到蹦起来。

        这确实不能怪梁田,因为在小时候,梁田被一只狗咬过,害得他打了五针狂犬疫苗,从此留下阴影。m.

        现在看着面前这只足有半米多高、一米多长的大狗,梁田感到害怕也是理所当然的。

        幸好,这只大狗有链子拴着,扑不到梁田所站位置。

        可这也不妨碍梁田的心里恐惧与吐槽;

        “这、这……这哪里小了?哪里可爱了啊?实物与描述完全不符啊!”

        “算了算了,还是赶紧把它喂完我就走吧,遛的那活儿我绝对干不了。”

        “我可不想再像小时候那样,被狠狠地咬上一口,又得连续打一个月的狂犬疫苗……”

        说着,梁田便哆哆嗦嗦拆开了外卖,将里面食物拿出来。

        而就在他拿出食物的一瞬间,犬吠声戛然而止,大狗双目紧紧盯住,眼神都仿佛清澈不少。

        但即便如此,梁田因为小时候的心理阴影,还是不敢靠近。

        他便把食物一份份的远远扔过去,每次大狗都会跳起来张口稳稳接住食物。

        等吃的多了,大狗已经完全不叫了,甚至双眼变得blingbling的,还吐舌头摇尾巴,感觉就差开口说;

        ‘我承认我刚才大声了点,你人还怪好嘞。’

        大狗不冲着自己叫了,梁田这时候才慢慢放下戒备心,也能仔细欣赏到这只大狗的外貌。

        这是一只金毛,阳光照射下,全身金灿灿的,非常漂亮。

        很难想象,前一刻,大金毛还在冲着梁田呲牙咧嘴。

        而现在,眼神逐渐和善,表情也不再狰狞,甚至给人一种很可爱的感觉。

        看到金毛这个样子,梁田心里竟生出想过去摸摸它的冲动。

        不过心底的那部分阴影面积,还是令他有些不敢,继续隔着一定距离抛喂食物。

        直到最后一块食物也抛了过去,手里空了,梁田却没注意到,最后抛了个空。

        瞧见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愣了一下。

        但如此一来,变成梁田像是做出一个伸手的动作,定格在那里。

        随之,大金毛居然乖巧的坐在了地上,变成上半身直立的那种姿态。

        下一秒,毛茸茸的爪子还抬了起来,也做出‘伸手’的动作。

        见状,梁田很是惊讶啊,不禁脱口而出;

        “它……它是想和我握手?”

        犹豫了一下,梁田保持伸手的姿势,慢慢朝着大金毛靠近。

        他随时准备着,只要大金毛重新对他露出獠牙、或者是叫一声,自己马上转身就跑,绝不带回一下头的。

        但大金毛对他的靠近,始终没有显露一丝恶意,吐着舌头、摇着尾巴,和善可爱的样子。

        终于,梁田的手接触到了那毛茸茸的爪子,特别的光滑、柔软。

        瞬间,‘撸狗’的潜藏本能爆发出来,梁田开始两只手齐上,揉着大金毛的脖子和背部。

        而大金毛也是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过会儿还自己转个身,示意;

        ‘这边也摸摸、抓抓,好舒服……’

        拴住大金毛的链子有把锁,梁田通过私信问顾客,要怎么把锁打开去遛狗。

        顾客很快回了私信,说钥匙就在狗狗旁边垫子的下面。

        掀开垫子,果然发现了一把钥匙,于是梁田就打开锁,牵着大金毛出去溜了。

        大金毛明显很渴望去外面玩儿,一路上欢快的又蹦又跳,梁田想控制它都有点吃力。

        这种感觉,不像是梁田在遛它,反倒像是它在遛梁田。

        就这样,梁田遛了它半个小时,牵着它回到了小院,重新将它栓好。

        临走时,从大金毛的眼睛里,梁田还看到了浓浓的不舍,一顿饭,狗狗已经将他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梁田虽然也很不舍它,但自己还要送外卖呢,这次的相遇,仅仅是一份工作。

        忍住心中不舍,梁田离开了,他也清楚自己以后不能随意带吃的来看大金毛,因为对方是有主人的。

        肯定每天狗狗的主人,再没回来之前,都会下单让外卖员来喂大金毛。

        要是自己再擅自拿吃的来喂,狗狗吃多了也会出问题的。

        毕竟有句话叫喂不饱的狗肚子,是说狗狗吃起东西来,不知道饱腹感。

        很多狗狗,甚至会因为一顿吃的太多,而被撑死。

        所以喂狗一定要定时定量,并不是一味的给它东西吃,就真的是对它好。

        而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的妙不可言。

        第二天,梁田竟然又接到了这个喂狗狗的订单,还是这一家、还是这只大金毛。

        这一次喂大狗,梁田完全没有了第一次的害怕,直接拿着食物来到大金毛面前。

        大金毛看到他来了,马上吐出舌头摇着尾巴,也没有了第一次的凶恶。

        待梁田拿出食物,不用放在地上,大金毛就过来吃了,吃的动作也是非常小心。

        不是直接用牙齿咬,而是伸出舌头来,把食物卷进嘴里,再狼吞虎咽得咀嚼咽下。

        哪怕它再想吃,只要食物在梁田的手上,它的动作总会先小心翼翼的,显然是怕伤到梁田。

        吃完后,梁田又像昨天一样,牵着绳子遛它出去,玩儿半个小时后再带它回来。

        当给顾客发遛狗视频的时候,顾客也很惊讶,感叹怎么那么巧,两次都是同一个外卖小哥接单。

        顾客显然也是不差钱的主儿,事后每次给梁田的打赏,都是一百块钱。

        当然,是因为梁田获得的佣金不受全球物价贬值一百万倍影响,才是一百块钱。

        而顾客那边实际的支出,仅仅是一百纳钱而已,也就是一毫钱。

        同时这种真实订单的打赏,软件里不会提示风险,属于正常收入。

        所以遛狗半小时,能挣‘一个亿’是什么体验?或许只有梁田才能体会到吧。

        再加上经过连续两天的相处,梁田是真喜欢上了这只可爱的大金毛,他很乐意能多接到这订单。

        兴许,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吸引力法则的吧。

        到了第三天,梁田居然再次接到了喂这只大金毛的订单,实在太神奇了。

        事过三次,一切都变得轻车熟路。

        不等梁田进门,大金毛闻着他味道了,便先叫了起来……与第一次不同,这次明显是欢迎的叫声。

        甚至刚靠近,大金毛就主动的去蹭梁田,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

        吃完饭,照例遛它出去玩儿,一人一狗默契度变得很高,也不再像第一次宛如大金毛‘遛’梁田似的。

        然而,半路上,梁田遇到了一个熟人。

        说起来,此人与梁田还有些渊源,是梁田变得有钱后,资助的一个儿时朋友。

        说起这个儿时朋友,他小时候和梁田的关系确实还不错。

        两人小时候比较相似的点,就是家里生活条件都比较困难,或许正应了那句话;

        境遇相同的人,会互相同情,同一个圈子里的人,也更容易相处。

        正因如此,在梁田有钱了后,力所能及的帮助了这个朋友。

        朋友也在他的资助下,顺利考研上岸成功,毕业后也找到了不错的工作。

        但后来的一件事情,梁田决定不再与这位朋友联系了,原因是大约在半年前的一天;

        梁田拨通了朋友的号码;

        “孜司,恭喜你毕业了,听说有家大公司还主动给你发了offer,双喜临门啊。”

        其实,那家主动发offer给孜司的大公司,正是梁田授意的。

        是根据朋友所学专业,让自己投资的一家公司录取对方,好让孜司能大展拳脚、学以致用。

        可是,孜司却语气不悦的回道;

        “梁田,村里人都知道你是开公司的大老板了,能挣好多钱。”

        “为什么你就是不同意让我去你的公司,给我个总监或副总什么的当当呢?”

        听到这话,梁田一愣,随即说;

        “孜司,我公司的业务,和你所学专业不对口。”

        “那个给你发offer的公司不也挺好的吗?是咱们l市排名前十的企业,而且与你所学专业正好合适。”

        “我相信你在那里肯定能发展很好,未来的前途也不会小,只要你能在工作上沉下心来好好干,总监或副总什么的职位,是迟早的事……”

        实际上,梁田早就跟那个公司打过招呼,只要朋友脚踏实地的干一两年,合适便马上提拔他做管理层。

        然而,孜司却打断了他的话;

        “行了!不想要我就不想要我呗,何必从这里假惺惺的?”

        “想当初刚知道你开公司挣到钱的时候,我就说要跟着你干。”

        “可你呢?尽说些好听的敷衍我,说什么让我学业为重、努力考研。”

        “现在我研究生毕业了,你还是找借口拒绝我,就是不想让我沾了你的光、跟你发财吧?”

        “甚至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公司叫什么、在哪里,只听村里人说,你早就给家里在市区买了别墅、开上豪车。”

        “我看你就是只能共苦、不能同甘的那种人!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可真是瞎了眼!”

        当时听完这些,梁田真是气得一口大气没喘上来,憋了好久才心痛道;

        “孜司,你说的还是人话吗?”

        “从你准备考研的时候,我就开始帮你、资助了你整整三年……”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