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修仙文里的炮灰女配在线阅读 - 第23章 丹出炉蔡萤摆烂

第23章 丹出炉蔡萤摆烂

        虞文君专程过来打预防针,相当于在蔡萤头上浇一盆冷水,让原本踌躇满志的她变得有些萎靡不振。

        她知道虞文君是好心。

        毕竟在虞文君来之前,她对标的是宁不顾,奈何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同期最厉害的虞文君也是炼了好几炉,然后在丹鼎峰上才略有小成。

        虞文君可是由师姐冯舜华带着,有七长老指点,她就看看流程,分分药材,还被宴双平挑剔偷懒。

        上回宴双平指出她偷懒后,再过来时明显不太用心,就是等着看她和宁不顾失败,然后好好把两人教训一顿。

        虽然她感受到宴双平的意图,但她不认为自己会失败——虞文君来之前。

        宁不顾却意气扬扬,他对自己的要求不高,更何况前一夜耍花坛时还受到黑衣人的褒奖。

        其实不算是褒奖。

        黑衣人原话是‘勉强凑合,可以进行下一个环节了’。

        但对于他而言,这简直是莫大的赞扬。

        庭院内摆着两个丹炉。

        宁不顾一边拨炭火控制火候,一边安慰蔡萤道:“师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要凝神屏息看火,火候可重要了。”

        “我知道,不需要你提醒。”蔡萤语气有些不耐烦。

        她心情烦闷时谁都不想说话,只想着周围人赶紧消失。

        为了避免再听到宁不顾絮絮叨叨,她闭上眼,开始打坐,吸纳周围灵气。

        只是这次的灵气似乎有些热。

        对,面前有一团火呢。

        蔡萤决定放弃这炉雪颜丹,就等着开炉后被宴双平嘲笑。

        她用灵识控制吸纳入体灵气的温度,心里打算,就算是这炉丹药炼失败了,起码今日还吸纳不少灵气。

        这样想想,心情舒畅许多。

        一个时辰后,她窥视内府,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炼气一品。

        可喜可贺。

        看来今天我运气不错,是不是炼丹也会有个好结果呢?

        蔡萤睁开眼,瞥见一旁的宁不顾正笑吟吟的看着她,道:“师姐,可以开炉了。”

        “我来开炉。”宴双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蔡萤和宁不顾赶紧让开。

        此时炉底的火已经熄灭,宴双平心神念动,‘砰’的一声,两个丹炉被同时打开,热气‘砰’的一下迅速升腾。

        北极天柜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

        宁不顾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

        蔡萤耸耸肩,以满不在乎的表情掩盖内心的焦灼。

        两粒丹药被宴双平取出来放在桌子上。

        一颗圆滚滚黑亮的能照出人影来,一颗有些黄白,表面崎岖不平,像是品质很差的珍珠。

        结果已经出来。

        宴双平指着黑色的那颗,笑对蔡萤道:“你这颗黑玉断续丹炼的不错。”

        蔡萤嘴角抽搐,道:“那是雪颜丹。”

        “哦……”

        宴双平的表情非常贱。

        若不是打不过她,蔡萤就要跟他打一架。

        宁不顾喜不自胜。

        虽然他炼的也不合格,但比蔡萤要好,他已经很满足了。

        能有一样胜过蔡萤,也不枉费这些天的努力。

        要知道刚刚烧炉子时,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炉子,蔡萤则是微阖双目,一点儿都不认真。

        上天是会奖励努力的人呢。

        宴双平见好就收,对二人道:“这是你们炼出的第一颗丹药,非常有纪念意义,拿回去好好收着吧。”

        宁不顾欢天喜地的拿过去,小心翼翼放在手心里。

        越看越开心。

        蔡萤面无表情的拿着,随手仍在戒子袋里,扬长而去。

        背后传来宴双平欢快的声音:“丹药刚出炉,还有些热,等明天彻底冷却下来,还会有变化的。”

        很显然这是针对宁不顾来说的。

        依照他多年看丹的经验,蔡萤炼出的雪颜丹,即便在常温下,也不会白到哪里去,更大的可能是,原本可以照出人影的黑,变得不能照出人影。

        宁不顾显然高兴过了头,朗声道:“师姐,我刚刚都看到了,烧炉子期间你睡过去好几次,实在是不努力。”

        蔡萤‘砰’的一声关上门。

        宁不顾回头问宴双平道:“师兄,你刚刚说温度冷下来可能会更好,要是我再烧两个时辰,再把它冷下来呢?”

        宴双平向他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孺子可教也。两个时辰已经是极限了,不要贪多,贪多会变成碳一样。”

        “多谢师兄指点。”

        宴双平心满意足的离开。

        能打压打压蔡萤略微嚣张的气焰,也不枉他辛苦来回好几趟。

        宁不顾把丹药放回炉子里,乌鹊见天色已经黑了,过来道:“少主,你今天已经很累了,让小人盯着火吧?”

        “我不累,我要亲自看着。”

        宁不顾伸手抹去脸上的汗,留下个花脸,引得旁人哈哈大笑。

        桃叶笑道:“乌鹊,你就在一旁看着,我和小七先进去,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俩的,你过来找。”

        “好。”

        宁不顾眼睛都不眨的盯着炼丹炉下的火。

        乌鹊在一旁看着铜漏计时。

        蔡萤在房间里呼呼大睡。

        两个时辰后,宁不顾熄了火再次开炉,把丹药拿出来放在桌子上。

        乌鹊找了个夜明珠照亮。

        “果然比刚刚开炉时好一些,虽然还是黄色的,但杂质比刚刚少很多,颜色也匀称。”

        宁不顾满意的点点头。

        能炼成这个程度他已经很满意了。

        他望向蔡萤房间的方向,只见里面漆黑一片,他喃喃道:“师姐向来骄傲,做什么事都比别人强,这次她很伤心呢。”

        乌鹊笑而不语。

        宁不顾又道:“其实这样对师姐也好,只有平时流够汗,对战时才能少流血。”

        这是黑衣人教给他的,他觉得可以用在蔡萤身上。

        乌鹊抬头看了看天,道:“那要不要把山君叫起来烧两个时辰,明日宴师兄过来,起码会少说两句。”

        宁不顾摇摇头,道:“她此刻正难受呢,且先让她睡一晚上,明天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何况宴师兄又不是那种抓着不放的人。”

        到了第二天,东方大亮,宁不顾看桌子上的丹药,比昨天好一个档次,心下兴奋不已。

        他拿着丹药去找蔡萤,把门敲的震天响,里面传来蔡萤慵懒的声音:“大清早的你杀人呢!”

        “师姐,我看看你的丹药嘛。”

        他想了想补充道:“你难受一夜也该过去了,快开门,不然我会一直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