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修仙文里的炮灰女配在线阅读 - 第39章 说草药蔡萤头魁

第39章 说草药蔡萤头魁

        场面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蔡萤以涂绥的性命发誓,她绝对不是为了装逼才用那个语气,单纯是觉得奇怪。

        宁不顾看看蔡萤,坚定不移的站在她旁边——虽然他不确定那枚果子是什么。

        裳裳和傅航的目光在蔡萤和何离身上来回游移,最终选择不说话。

        二人判断何离是对的,出于感情他们选择不跟何离站一边。

        费兴见除了蔡萤谁都没看出来,终于忍不住了:“那不是幻心果,是蓝心果,误食腹痛一个时辰,长长记性吧。”

        何离愣愣道:“真,真是蓝心果?”

        闻言,李秀强忍着不再翻滚——毕竟因为学识浅薄吃亏挺丢人的。

        裳裳和傅航面面相觑,幻心果他们都听说过,蓝心果却是听都没听说过。

        宁不顾佩服道:“师姐,这么暗的天,你居然能看得出来?”

        自己跟师姐还是有很大的距离呢。

        “那是。”蔡萤非常得意道。

        费兴笑道:“众所周知茶境是宗门战略物资储备点,这里的灵药草物种丰富繁多,绝非那几个灵药园可比的。

        当然你们作为新人,能认识十分之一就很不错了,对了,诸位的草药学成绩如何?”

        作为老人,周围的灵药草他也不能完全认出,勉强能认出六成,全部认出,那只能请出丹顶峰的几个大拿。

        裳裳露出一丝苦笑:“基础草药学,丙。”

        傅航淡淡说道:“基础草药学,乙上。”

        李秀撇撇嘴:“基础草药学,丁。”

        蔡萤嘴角衔笑。

        宁不顾道:“中级草药学,丙上。”

        费兴吃惊道:“你都学到中级草药学了,真是不错,比我当年强多了。”

        宁不顾脸色羞的通红。

        虽说是夸奖,怎么跟骂他似的,别人只是入门几年,他可是自小长在天衍宗。

        费兴一偏头,看到旁边默默不语的某人,想到她刚刚认出蓝心果,非常好奇她的成绩:“山君,你的草药学的成绩是?”

        何离脱口而出:“你问她做什么?”

        蔡萤微笑道:“教授级草药学,甲上。”

        费兴当场就喷了,教授级甲上,而且是个刚入门不到一年的新弟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涂绥是不是教过你这些?”

        蔡萤谦虚道:“没有哦,不过六长老跟我说过,以我的水平当个客座教授没问题。”

        费兴险些站不稳。

        六长老说她可以去当客座教授?

        何离不相信道:“蔡萤,你,是不是搁这儿吹牛呢?”

        蔡萤笑道:“区区教授级何足挂齿,拿这个吹牛多没面子。对了,何执事,你是不是还没有说草药学成绩?”

        何离立刻噤声。

        其他人也很好奇她的水平。

        疼的脸色煞白的李秀显然脑子有些不大好,她弱弱道:“何执事就上了几天课,然后就被……”

        在何离‘和善’的眼神下,她渐渐闭上嘴。

        裳裳道:“就被宴师兄赶出去了。”

        倒也不怪裳裳有这个猜想,毕竟他们都是宴师兄带的草药学。

        蔡萤和她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宴师兄真是吾辈楷模。

        何离咬着牙道:“是六长老。”

        她是何正章推荐来天衍宗,修炼倒还是其次,主要作用是当落霄真人的枕边人,来保证何家的整体利益。

        商见青知道后,直接找人带话给她,不许她出现在草药学课堂,她只能自学。

        自古以来,函授都不如全日制。

        其实认识药草并不是多难——毕竟天衍宗挑弟子也是看智商的。

        说到底还是大家不重视文化课,文化课考试秉承着及格就行、多一分浪费的理念。

        就在其他人纠结幻心果和蓝心果时,蔡萤和宁不顾已经沿着四周绕了一圈,带回来一大堆野果子。

        “都是可以吃的,大家别客气,我说过会照顾大家的。”蔡萤道。

        宁不顾附和道:“对对。”

        众人下意识去看刚刚结束疼痛的李秀,有些捉摸不定。

        “不会有毒的。”

        宁不顾说着拿起一颗果子啃了一口,过了一会儿,众人见他一点儿事都没有,更尴尬了。

        裳裳不敢动,怎么能让少主试毒,她宁愿说自己不饿,不然传出去别人要议论的。

        傅航跟她有同样想法。

        何离更不用说了,本来就讨厌蔡萤,几次想收拾她每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宁愿饿死也不要吃蔡萤的果子。

        最终还是脑袋疼懵的李秀打破僵局,伸手抓最大的一颗,放到嘴里哼哧哼哧啃起来,那吃相,就像是三天没吃饭似的。

        裳裳和傅航也没了顾忌,只要他们不是第一个吃就行。

        对于李秀的背叛,何离怒从心头起:“嗟来之食!”

        李秀顿时噎住了,再也咽不下去。

        对哦。

        她跟蔡萤是对家。

        蔡萤笑眯眯的瞥她一眼,暗想李秀的脑子还真是不行,稍微饿一点儿脑袋缺食物,就会头脑发昏。

        场面又一次尴尬起来。

        裳裳忽然道:“光吃果子没什么意思,有没有肉啊,我想吃肉肉。”

        她的声音本来就属于夹子音,尤其是配上可爱的语气,把原本紧张的气氛缓解不少。

        费兴趁机道:“这里是历练之地,不是来旅游的,平常其他人过来,也是只能吃果子的,且将就几天吧。”

        体贴入微的蔡萤起身道:“要不我去打猎吧。”

        说着长腿迈出就要离场。

        众人目瞪口呆。

        这货的脑回路还真是跟别人不一样。

        茶境是有很多精怪,但这些精怪是他们历练用的,不是用来吃的,‘猎’这个字是不是有些过于随意了。

        费兴哑然失笑:“山君,我们已经到了鸿池谷,法术禁制比入口要弱很多,已经有很多二级精怪靠近了。”

        二级精怪相当于人类修为的炼气一品-炼气九品,历练嘛,怪物比修士高出一两个层级没什么关系。

        但问题是,对于低等级的修士而言,最重要的是防守和如何保护自己,而不是什么都不管,一脑袋往上莽的。

        何离道:“好言难劝想死的鬼,你要尊重祝福。”

        现在她已经转换目标,不在以保护宁不顾为己任,而是等到蔡萤快要被精怪打死后,风轻云淡的出手然后好好教训她一番。

        毕竟蔡萤今日不同往昔,找茬也要师出有名。

        蔡萤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啊,有人跟我说比精怪更可怕的是人心,所以我没怎么在意精怪,等下去藏经阁找本相关的书看。”

        何离快要吐血。

        她正想着怎么反驳过去,却听蔡萤忽然道:“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