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修仙文里的炮灰女配在线阅读 - 第41章 鸿池谷遇剑齿兔 上

第41章 鸿池谷遇剑齿兔 上

        由于蔡萤的乖巧,所以第二天众人没遇到什么乱七八糟的怪兽。

        只是费兴带路专挑艰难险阻走,且不断要求大家加快速度,到了晚上,众人精疲力竭,连费兴都有些吃不住。

        ——他要用神行术给宁不顾加持。

        傅航勉强凑合,手脚并用比前一日灵活些,但听到休息指令后,直接躺在地上连喘气都嫌累。

        何离更好不到哪里去,她要带两个拖油瓶——李秀和裳裳,光用神行术给二人加持就用了一半灵力。

        费兴把昨天没吃完的似牛肉分给大家,让大家补充体力。

        看着大家有气无力的样子,费兴和何离对视一眼,两人有些苦恼起来。

        费兴高估了新人的体力和基础。

        虽然有个锻体宁不顾,他跟何离轮流带着,还能顺便安排新弟子跟精怪比试一番。

        但没想到宁不顾一切都在预料中,然李秀和裳裳实在太能拖后腿。

        要想按照原计划,只能把李秀和裳裳丢下,任其自生自灭,反正每次历练都会遇到问题,可这样显得太不近人情。

        费兴只能跟何离商量,砍掉其他的项目,只要五天内走完就行。

        何离虽然不满,但考虑到实际情况只能点头同意。

        她看了倒地就睡的裳裳,暗恨不已。

        若是裳裳不在,她肯定能好好安排宁不顾试炼,一举扫平她令夏建苛待宁不顾的传闻。

        现在好了,不仅达不成目的,还要帮着裳裳这个白眼狼——裳裳并不感激她,真是气煞我也。

        何离心里骂完裳裳,起身检查费兴设的阵法,然后留下一句给大家找点儿喝的东西——光吃似牛肉嘴巴有些干。

        “不要走远。”费兴叮嘱道。

        “嗯。”

        蔡萤四下看了看,确认没人看她,从戒子袋里掏出一枚辟谷丹递给宁不顾。

        宁不顾接过去,送入口中跟吃糖豆似的,嘎嘣脆。

        “师姐,你还有没有大补丹?”宁不顾压低声音道。

        蔡萤点点头。

        “不要躺在地上,打坐。”

        宁不顾道:“好。”

        当时宁不顾耍坛子,总是弄得肌肉酸痛,落霄真人教他舒缓疲劳的功法,宁不顾分享给蔡萤。

        费兴点点头。

        不愧是掌门带出来的,就是比旁人反应快。

        他也打坐舒缓身体。

        傅航想起碧阳师兄是教过这么一个功法,可以舒缓身体的,便学着二人模样开始打坐。

        李秀不甘落后。

        裳裳……

        已经睡死过去。

        这不打坐不要紧,费兴突然睁开眼道:“戒备!有东西靠近来了……”

        众人一惊,纷纷起身迎敌,宁不顾的符篆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扔,费兴加持法术,其他人提剑左右四顾。

        虽然看起来有些慌乱,但好歹还有些章法,没有乱跑乱跳乱叫的情况。

        然而新人没有慌乱的原因,可能是白天太累了,现下又没休息够,来不及慌乱;再是在茶境,他们天然觉得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蔡萤的目光掠过费兴时,只见他面子上很淡定,但微微发抖的剑锋,让人觉察到他的高度紧张。

        她既然看到了,其他人也看到了。

        裳裳‘啊’的一声叫出来。

        李秀骂她道:“瞎叫唤什么呢?”

        她左右看看,忽然道:“何执事还没有来?”

        这下众人更紧张了。

        傅航脸色煞白道:“是啊,何执事去找水,好像很久没回来了。”

        费兴也注意到了,他倒是想出去找她,但这群新兵蛋子怎么办?

        蔡萤问宁不顾道:“你身上有没有烟花符?”

        烟花符指引方向,从中心白点,也就是扔符者所在位置为中心,向四周散发光亮,这样无论对方在哪个方向,都能找到扔符者。

        宁不顾瞬间明白,何离可能是迷路了,立刻从戒子袋里掏出一张烟花符扔过去。

        “不要。”费兴失声喊道。

        然宁不顾速度更快,烟花符炸裂,瞬间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李秀质问道:“费师兄,少主也是好心,你为什么不让他扔烟花符?”

        “因为精怪会顺着明亮处寻来的。”裳裳脱口而出。

        费兴苦笑。

        把何离丢下不管不太合适,但他们既然意识到周围有精怪出没,把精怪引来也不合适。

        反正带着这群新兵蛋子,干什么都不合适。

        宁不顾有些迟疑,蔡萤安慰他道:“没关系,你是为了救人。”

        李秀狠狠瞪一眼裳裳。

        傅航道:“费师兄,鸿池谷主要精怪是什么?”

        费兴脸色僵硬,缓缓吐出三个字。

        “剑齿兔。”

        别看剑齿兔里有个兔子,它就显得萌萌哒,实际上它长得像兔子,但两个门牙像短剑一样锋利,且最喜欢吃似牛。

        而且剑齿兔是群居,一来会来一大片。

        以往茶境历练,八成以上的伤亡跟剑齿兔有关系。

        “小心,剑齿兔来了。”

        话音刚落,何离就闪现在大家眼前,她头发凌乱,身上的衣裳被撕的一条一条的,还有鲜血从手上和脸上伤口流出来。

        可以想见,刚刚她经历了多猛烈的一场战斗。

        裳裳道:“你把剑齿兔引来了。”

        何离刚想骂她,余光扫过一脸紧张的宁不顾,瞬间闭上了嘴。

        她刚刚跟剑齿兔战斗,被它们的叫声吵的晕头转向,不分南北,幸亏那个烟花符为她指明方向。

        但这也意味着,她把危险带来了。

        李秀道:“是少主放的烟花符,其次,你凭什么不让何执事求生,还有要不你拖后腿,消耗何执事的灵力,她不至于吃这么大亏。”

        “闭嘴,我们一起迎敌。”何离忙骂她。

        虽然李秀说出了她心中所想。

        话音刚落,蔡萤就已经高举一柄长剑,锋利的红色剑芒爆发式的横扫周围,树林里的黑影立刻发出凄厉惨叫。

        既然如此精怪已经靠近了,宁不顾毫不犹豫打了个照明符,将方圆五里的照亮如白昼。

        众人看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

        周围聚集了大大小小剑齿兔,粗步估计有上百只。

        傅航头皮发麻,道:“听说剑齿兔最喜欢吃似牛肉……”

        裳裳吓得快要哭出来,接着他的话头道:“要是我们不吃似牛肉就好了。”

        何离责骂两人道:“事情都到这份上了,你俩还有心情怨东怨西,昨天是谁说要吃肉的,是谁又没有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