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修仙文里的炮灰女配在线阅读 - 第45章 调查沈不疑求助 上

第45章 调查沈不疑求助 上

        蔡萤定定神,她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宁不顾虽然是个教养良好的公子,但不至于胡乱猜测坑害队友。

        她缓和下神态,问道:“杜师兄不会让我看上面内容的,你跟我说,失火的原因你写的是什么?”

        “我就写可能平时茶境的弟子没看好,但我可以确保,烧完剑齿兔后我们挖了坑把尸首埋了的,绝对不会有火星的。”

        蔡萤长长舒了一口气。

        宁不顾恍然大悟:“师姐,你不会以为我会认为,是我们处理剑齿兔有问题,从而导致茶境失火吧?”

        面对他的质问,蔡萤只是讪讪一笑。

        宁不顾嘟囔道:“师姐真是把人往笨处想。对了,师姐你分析的失火原因是什么?”

        “我担心你惊慌失措。”蔡萤笑道,“我没有写。杜衡只是让我写经过,又不让我分析,我为什么要分析。”

        宁不顾愣了下,捶胸顿足起来。

        “当时我躺在床上,那个杜衡就一脸严肃的跟我说如何如何,吓得我赶紧写,然后还给出分析。”

        他转念一想:“可我是少主啊,总要……”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你要看到所有人写的之后再给出分析,而不是自己在那里瞎分析,更不要主动揽责任。”

        两人又对了一会儿口供,最后得出结论。

        肯定是何正章干的,里面应该也有宋玉成的手笔。

        两个长老打架,他们应该把问题甩给落霄真人,听从宗门一切安排,因为这已经不是两人可以控制的事情了。

        宁不顾脸色煞白,追悔莫及道:“师姐,你说我怎么就没你聪明呢?”

        ……

        杜衡把收集到的历练报告送到落霄真人案前。

        落霄真人微闭双目,拧了拧眉心,叹口气,道:“你直接跟我说结论。”

        “何执事那份没有收上来,她说她疲累的不行根本拿不动笔。剩下几个人中,掌门只需要看山君和宴师兄的。

        这俩人写的非常简明扼要,前后都可以衔接上,跟其他人也可以相互佐证。”

        落霄依旧微闭双目,问道:“有没有写的不好的?”

        “有。裳裳那份,她就写了一页纸……”

        杜衡看了看落霄,忽然明白过来他指的是宁不顾,忙道:“少主写的非常详细。”

        只是啰嗦了些,需要剔除大量无用词汇。

        闻言,落霄真人睁开眼,把几份事件报告全部看了,把宁不顾的那份随手一扔:“婆婆妈妈,跟谁学的啊?”

        肯定不是蔡萤……杜衡如是想。

        落霄真人又点了点蔡萤和宴双平的事件报告,道:“这两份不错,言简意赅,且没有任何臆想推测的痕迹。”

        杜衡点点头。

        落霄真人道:“拿给沈不疑,让他调查茶境失火原因,十天内所有去过茶境的,都要留在原住处不动,违者严惩不贷!”

        “是。”

        杜衡拿起事件报告转身正要出去,忽然想起什么,回头道:“太极峰那里?”

        “太极峰的人不得出入!召六长老回来,让六长老带人去太极峰。”

        “是。”

        “让玄鹄、七长老和虞文君进茶境核查估算损失。”

        “是。”

        落霄掌门锐利的目光一闪而过,道:“封闭丹熏山,任何人不得出入!”

        “是,啊?”

        “去!”

        杜衡不敢迟疑,立刻吩咐下去。

        沈不疑抖了抖事件报告,疑惑道:“杜师兄,其他的我都理解,可封闭丹熏山是什么意思?”

        杜衡苦笑着摇了摇头。

        “可是……”

        杜衡四下看了看,确认无人后,向沈不疑靠近一步,小声道:“我只知道掌门对蔡萤和宴双平十分满意。”

        沈不疑点点头:“多谢告知。”

        ……

        北极天柜

        望着沈不疑严肃的表情,宁不顾脑海里把十五年来干的坏事全部过了一遍,然后惊奇的发现,跟蔡萤干的是最严重的。

        沈不疑道:“由我来查茶境失火的原因。”

        蔡萤看了遍脸色煞白的宁不顾,淡淡道:“少主,去给四长老倒杯茶。”

        “嗯,啊?”

        桃叶拖着宁不顾出去。

        沈不疑板着脸道:“按照惯例,本座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请问。”蔡萤面色冲淡平和。

        “在求援时,为什么要找宴双平?”

        “因为我跟他比较熟。”

        “为什么不是别人?”

        蔡萤笑道:“比如?”

        沈不疑卡壳。

        他迟疑了一下,道:“三长老?”

        “我跟他不熟。”

        沈不疑又问道:“可三长老以保护费兴为由闯入茶境,会不会是你跟何离就求援对象发生争执,三长老这才担心?”

        蔡萤笑了笑,道:“没有。”

        因为她还没等何离说出三长老的名字,就把求救符扔了出去。

        “丹熏山已经封禁,任何人不得出入。”沈不疑直勾勾的盯着她。

        想把责任往我身上推啊……蔡萤最不怕的就是甩锅:“跟我无关。”

        “你觉得为什么要封丹熏山?”

        “不是我下的令。”

        “你猜一猜?”

        “茶境失火这么大事,任何没有证据的猜测,都会给他人带来巨大的麻烦,我不猜。”

        沈不疑扁扁嘴,四下看了看,确认无人后,道:“算我个人问你的。”

        合着搞不清楚掌门意思,来跟我求援?

        蔡萤笑而不语。

        她才不接锅。

        沈不疑苦着脸。

        这时宁不顾端着茶闯进来,对蔡萤道:“师姐,四长老也是搞不清楚父亲意思,你就跟他分析分析嘛。”

        沈不疑苦笑。

        这么重大的案件,他几乎可以锁定凶手,但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掌门会怎么办。

        宁不顾捧着一盏茶递给蔡萤,讨好笑道:“师姐……”

        “打住,不要用这个语气。”蔡萤把茶杯放在桌子上,询问沈不疑道:“四长老,是谁去太极峰询问?”

        沈不疑坐下来,有气无力道:“六长老。但六长老迟迟不肯动身,只是命太极峰的人呆在原地。”

        “这就对了,六长老是在等你。”

        “等我?”

        “等你把宴师兄排除嫌疑,然后他好去太极峰问话。”

        宋玉成是二长老,掌门挂了他就是继任掌门,让象征宗室之首的商见青问询,商见青不可能一个人过去。

        但商见青的真传,宴双平还没有完全解除嫌疑。

        宴双平有嫌疑,商见青作为师父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总不能让一个责任人去问询另一个责任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