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七章 别害怕

第七章 别害怕

        “诶,我好像遇到怪胎了。”离开莫青楚的家后,沈鱼心想。

        她见过很多同门,是因为对邪祟的仇恨,踏上修行之路的。

        这个莫青楚的娘亲死于邪祟之手,村子也被屠村了,等于也是自带仇怨。

        但是,他好像和那些同门又不一样。

        不仅仅是内心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

        对于踏上修行之路,他看起来是真的很兴奋,很期待,很想要…….

        “为什么呢?”沈鱼想不明白。

        圆脸少女现在要先去吃饭,村长说给她准备了饭食。

        至于莫青楚那边,他要为自己的第一次【药浴】,做上一些准备。

        “根据这个圆脸小妹的描述,【药浴】要进行三次。”莫青楚在心中想着。

        “看她那不堪回首的表情,【药浴】的过程估计会很痛苦,很艰难。”

        一定要坚持使用三次,且每次药浴时间超过一个时辰,才能正式打开人体的修行之路。

        一般情况下,泡完三次药浴,需要几天的时间。

        因为泡着泡着,人就泡晕厥了。

        失去意识后,就要赶紧捞出来。

        【药浴】的吸收过程中,人必须要保持清醒。

        像沈鱼就毫不避讳的表示:“我第一次泡药浴,可是足足支撑了两個半时辰,啧,天赋异禀。”

        根据她的描述,【药浴】等于是宗门在收徒前,对新人的一次考验。

        如果连区区三次【药浴】都坚持不住的话,听咱一句劝,这修行咱不修也罢。

        当然,少女也说了,第三次药浴结束后,才能正式开始修行。可如果中途就放弃了,半途而废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后遗症啦,床上躺个一个月,就又是一条龙精虎猛的好汉!

        沈鱼先行离去后,村子里的村民就基本都来到了莫青楚的家中。

        大家七嘴八舌的,有人还想劝他几句,咱干脆别修行了。

        在确定了莫青楚的心意后,村民们便开始问他,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忙的。

        【药浴】的药材,沈鱼随身携带了。

        莫青楚还需要准备一个质量过硬的大木桶,用来泡澡。

        而且这木桶如果用来药浴过,普通人就不能再使用了。

        孙三娘表示,可以用她家的,她刚好想换一个。

        莫青楚知道三娘最爱干净了,这大木桶她自己用得很频繁。

        四舍五入,也算是和这位兽尾润寡妇一起泡过澡了。

        除了木桶,还需要三斤米和六两红豆。

        生米和红豆则由赵伯主动提供。

        赵伯是个裁缝,人很黑,长得也很粗犷,有点张飞绣花的味儿。

        而在莫青楚眼中的赵伯,下半身是杂乱的线条汇成的,这些线条还没有规律的涌动着。

        他的上半身,倒是和常人无异,就是两只手掌没有血肉,只有白骨。而且每只手掌,都有六个指头。

        莫青楚如果去赵伯家帮忙,肯定免不了做一些针线活儿。

        长相粗犷且皮肤黝黑的赵伯时常表示,莫青楚在这方面其实很有天赋,一教就会。

        他在孙姨家学揉面,在李叔家学打铁,在赵伯家学针线…….

        村里人对于自己擅长的事情,都有一套独特的技艺。

        像赵伯在训练莫青楚时,有一次还让他用自己传授的手法,去缝两块猪皮。

        还别说,缝得怪美观的。

        听说缝尸人这个工作工钱很高,莫青楚想着应该和缝猪皮差不多吧?

        帮莫青楚准备好了药浴的东西后,村民们便都散去了。

        现在,就等沈鱼带着药材过来了。

        …….

        …….

        “让我猜猜,他第一次药浴能坚持多久。”这位束胸少女在吃饱喝足后,脚步轻快地往莫青楚的家走去。

        “我估计最多两个时辰。”沈鱼猜测着。

        目前为止,【墨宗】的外门弟子里,第一次药浴的坚持时长,她排第二。

        排名第一的是一天到晚都垂头丧气的二师兄,他足足有近三个时辰。

        沈鱼也搞不懂,二师兄一天到晚看着都很丧,做什么事情好像都没有动力,从里到外都透露出一股生无可恋的感觉,凭啥能坚持近三个时辰啊!

        难不成他是想把自己活活腌死?

        “算了,如果样样都是第一的话,那我就太惊艳了。过于惊艳的人,一点也不可爱。”沈鱼心想。

        然后,这位路痴少女就在小小的百家村里迷路了,问了村民后,才来到了莫青楚的家中。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腰佩短剑的双辫少女问道。

        “嗯,都准备好了。”莫青楚作答。

        “先倒一斤生米,和二两红豆到桶里。”沈鱼道。

        “好。”莫青楚照做。

        然后,他就看到少女很郑重地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一小袋药粉,倒进了桶内。

        说来也是神奇,这药粉的量,和地球上方便面的调料包差不多。

        可诡异的是,这么一点点药粉在倒入这么大一桶水里后,整桶水过了十秒钟不到,就变得漆黑如墨。

        同时,水温也在逐渐升高,冒起白气。

        “进去吧。”沈鱼道。

        “这就…….好啦?”莫青楚道:“要不要搅拌一下?”

        沈鱼哈哈一笑,然后催促道:“快点。”

        说完,她就转过身去。

        莫青楚快速脱去了自己的衣物,然后毫不犹豫地就泡进了水桶里。

        这让听到动静的沈鱼,越发觉得自己碰到怪胎了。

        “他看着这乌漆麻黑的药液,都不迟疑一下,直接就往里跳的吗?”沈鱼在心中道。

        既然莫青楚已经泡在了漆黑如墨的药液里,沈鱼便转过身来,不再背对着他。

        只不过,有一个少年正全身精光地在自己面前泡澡,这种初体验依然让她脸颊微红,心跳也隐隐加快。

        由于呼吸都变重了一点点,使得她那被两层束胸给勒死的胸脯,越发堵得慌。

        秉承着负责任的态度,沈鱼在清了清嗓子后,便沉声道:“再过一会儿,你应该就会感觉到身体的异样了。由于每个人药浴时的状况不一定相同,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你自己感受就好。”

        “还有,等会你的五感也会产生变化,可能会看到点什么,或者听到点什么,或者感触到点什么,闻到点什么……..”

        “但你一定要记住,假的!这些都是假的!”

        “不要心怀恐惧,因为你越是害怕,药浴的吸收效果就会越差,人也越容易昏厥。”

        “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一定要冷静一些。”她不停地吩咐着。

        说完这些,沈鱼在心中叹了口气,回忆自己那三次浸泡药浴的经历,在心中道:“但谁又能做到一点都不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