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初体验

第八章 初体验

        木桶内,莫青楚细细感受着自身的变化。

        说起来也挺奇怪的,别看一直在冒水汽,可水温感觉也没有特别高,泡在里面暖洋洋的,很舒服。

        这让他惬意的向后一靠,整个背部都靠到了桶上。

        “你看起来还真是一点儿也不紧张。”沈鱼看着他,忍不住道。

        “我一直都想要修行,现在马上就要心想事成了,为何要紧张?”莫青楚很理所当然地道。

        然而,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身体发痒,而且是全身上下每一处都痒。

        这种痒的感觉很难受。你们有试过那种一只毛笔,很轻柔的在你皮肤上划动的感觉吗?

        到了后面,又有点像是有人靠近你的肌肤,轻轻的用自己的鼻息在你的肌肤上方吐气。

        这些感受,让莫青楚表情微变。

        “怎么样,已经开始疼了吧。”沈鱼站在一旁,觉得很是有趣:“这才刚开始,等会有得你疼的。”

        “我…….我不疼……嗯……只是有点痒…….嗯!”他发出一个音调向下的闷哼声。

        沈鱼听着,只觉得这个少年郎是碍于面子,在硬撑。

        不过到了后面,莫青楚的确感觉到了些微的痛感,但一切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到了这会儿,沈鱼才反应过来:“伱是真不觉得疼?”

        “嗯,完全可以忍受。”莫青楚直接道。

        “凭什么啊!”沈鱼回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在心中不由呐喊。

        “明明门内的师兄师姐们,也都很疼的啊!”

        “大家每次聊到药浴,感觉都是在比谁更痛苦!”

        她的心理一下子就极度不平衡了。

        “他怎么还舒服到眯眼了?太过分了!”

        “不是,就没人管管的吗?”

        沈鱼围着木桶绕了一圈,细细打量着木桶内的少年与药液,看得莫青楚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虽然药液漆黑如墨,但他还是本能的夹紧了大腿,且微微提臀。

        “没道理啊。”沈鱼忍不住道。

        药浴期间,前期会疼痛难忍,这是常识。

        “除非他的痛感天生就有问题,或者说…….他是传言中的那种怪癖。”沈鱼在心中得出结论。

        她听风师姐说过,世上有种人,越是疼痛,越是兴奋。

        正常人被掐脖子,那肯定难受得一批。

        可那类人,会舒服的瞳孔涣散,眼珠向上翻,然后不由自主的吐出舌头。

        就算被鞭挞,也会觉得很舒服。

        按照风师姐的描述:“修行的【代价】,有很多种都是与疼痛相关的,这种享受疼痛的人,简直是天生的修行胚子呢!”

        圆脸少女看着莫青楚,露出了一個五官都扭到了一起的表情,有点儿像是可爱版的经典表情包:地铁老人看手机。

        这让木桶内的少年有几分不解。

        时间向后又推移了一刻钟,这会儿,倒是真的痛感加强了,但也只是加强了而已。

        他隐约能猜到,自己这种状况,好像不符合常理,要不然这个沈鱼也不会这么诧异。

        “她给我泡的药粉,该不会是劣等货吧?”

        “这玩意儿会不会也有保质期的啊?”莫青楚在心中道。

        这要是泡出什么问题来,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

        ……..

        半个时辰就这样一晃而过。

        沈鱼看了一眼木桶内的黑色液体,微微颔首。

        “颜色变浅了一些,看来你吸收的效果不错。”少女说着。

        “药浴的吸收程度,是靠颜色区分的吗?”莫青楚问道。

        “是的,药液一开始漆黑如墨,到了后面,颜色越浅,说明吸收的越好。”沈鱼解惑道。

        说完,她摆了摆手,示意莫青楚不要想太多,道:“已经半个时辰了,药浴初期的痛感,你算是熬…….咳,算是度过去了。”

        “接下来,你一定要记住我刚才的叮嘱。”

        “不管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闻到什么,触碰到什么…….别管多诡异,都一定要记住——假的,都是假的!”沈鱼道。

        “你会进入到一种很迷幻的状态,但一定不要过于恐惧!”

        “恐惧,会极大影响到你这次药浴的吸收。”

        自从【药王】李天枢创造了药浴之法,开启了人体修行之路后,每一个修行者,都要经历这么一个阶段。

        哪怕是高阶修行者,也无法依靠秘法,去强行更改这一次的【药浴·初体验】。

        但是,整个过程也不是完全无法干涉。

        比如沈鱼现在就在用最简单的法子。

        “你等会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你就都讲出来。看到了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你就都说出来。”

        “我会在一旁给你印证,告诉你是真是假。”

        “你只需要信得过我。”

        “相信我,如果你能顺利完成三次药浴,我就是你在【墨宗】外门的师姐了,我不会害你。”沈鱼道。

        按理说,这种环节最好由药浴者最信任的人来负责,比如莫青楚的弟弟莫书离。

        可这少年是瞎的来着。

        而且按照修行界不成文的规矩,整个过程也最好不要有普通人在一旁围观。

        等下莫青楚要是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跟个癫子似的,很容易给旁人留下心理阴影。

        “我这么可爱,看着就人畜无害,他肯定信得过我的。”沈鱼对自己很有信心。

        木桶内的少年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这位明显稚气未脱,且经验貌似也不足的少女,艰难地点了点头。

        咱就这条件,还能挑还是咋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莫青楚开始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隐隐发胀。

        这种感觉很熟悉,像极了前世在地球上疯狂熬夜以后的症状。

        穿越到尘界后,他的作息倒是好得很,在地球上,他是那种典型的“睡不着”加“睡不够”。

        看似很矛盾的两件事,在他身上却能同时存在。

        又过了一会,他开始感觉到头疼了,有一种刺痛感。

        这种头痛欲裂的感觉,还在持续加强。

        “感觉头快要炸了。”莫青楚在心中道。

        这让他想起自己前世在地球上玩极限运动,在进行【翼装飞行】时,发生意外,头部着地。

        作为一个真的爆头过的人,对于这种“快要爆了”的程度,是觉得还算可以接受的。

        沈鱼半蹲在木桶前,桶壁遮住了她半张脸。

        “有没有看到什么?”她双手抓着桶壁,半蹲着道。

        绝大多数人,在进行药浴时,都是视觉出现问题,会看到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无比诡异。

        只有少部分人,是在听觉、嗅觉、触觉等方面出现问题。

        “没有什么特别的。”莫青楚道:“和以前没有差别。”

        是的,和他之前没有任何不同。

        就好像他现在依然可以从侧面隐约看到沈鱼后脖颈处的粉色纹路,闪烁着极其黯淡的粉芒。

        只不过,他眼中的“正常世界”,本就和常人不一样啊。

        他早习惯了如何分辨“真”与“假”,习惯了自己的眼睛靠不住。

        “那其他呢?”沈鱼关切道。

        “就是……额头有点痒。”莫青楚道。

        这个位置,正是那一团黑雾般的邪祟屠村之时,他的身体被黑雾所触碰到的地方。

        “没事,你的额头是正常的,相信我!”沈鱼铿锵有力地道。

        但过了没一会儿,一直半蹲在木桶前的她,整个人猛地向后弹了一下,直接臀部落地,引得裤内的臀肉微微震荡。

        沈鱼面露无尽的惊慌,仿佛看到了世上最恐怖之物。

        她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反倒吓着了莫青楚。

        “怎,怎么了?”他的神经也跟着紧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