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怪梦又至

第十章 怪梦又至

        “哈哈,小爷我成啦!”

        手捏一根灰白色兽毛的莫青楚,陷入了狂喜之中。

        “新的幻觉出现,虚假的触感也出现了!”

        “我终于有别人泡药浴的常规症状了!”莫青楚心想。

        轮到我发病了,哦耶!

        说真的,对于这次【药浴·初体验】,莫青楚一直怀质疑态度。

        这就好比你第一次喝白酒,常识告诉你,很多人都只有几两的量,而你却一口气两斤下肚,连微醺的感觉都没有。

        这时候你是会觉得自己是天生的酒精容器呢,还是觉得我喝的怕不是假酒吧?

        莫青楚就是后者。

        别人泡药浴,哪有像自己这般轻易,这般正常的?

        总不能因为我眼睛有病,就负负得正了吧?

        他心情愉悦地用手指揉搓着这根灰白色的兽毛,感受着它的质感。

        “就俩字——逼真!”

        啧,修行界果然很奇异啊。

        他觉得自己已经半只脚迈进修行界了,浴桶内的莫青楚,乐得合不拢腿。

        只见他举起这根灰白色的兽毛,然后用力一吹。

        兽毛在空中摇晃了一会儿,然后缓缓落地。

        “啧!这幻觉视效,主打的还是一个逼真!”

        ……

        ……

        另一边,背对着莫青楚的沈鱼,开始翻看起了手册。

        这种手册,对于第一次下山招新的修行者而言,可以说是人手一本。

        只不过,她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啃书行为,会让人越发觉得此女不靠谱。

        根据手册里的内容记载,的确有不少体质特殊的人,会直接在一天之内,连续药浴。

        但像莫青楚这样把药液直接榨干,还能无缝衔接的,手册里并没有记载。

        感情【药王】李天枢的这个药浴之法,是专门针对你的体质开发的是吧?

        翻完手册后,沈鱼便从怀里取出了第二份药粉。

        她本欲转身,最后怕自己又看到“脏东西”,从而流失掉几分可爱,所以选择还是背对着赤身的莫青楚,并将药粉抛给他。

        浴桶内的少年,就这样看着药粉被一团气流包裹着,然后稳稳当当地落入他的手中。

        “这就是修行者的能力吗?”他心想。

        莫青楚打开只有方便面调料包大小的药包,开口道:“也是就直接倒到水里,对吧?”

        沈鱼点了点头,随着她的动作,双辫微微摇晃。

        “不过话说回来,你能快速吸收药力,其实也是好事。”她开口道。

        “四年一度的【邪月】将至,如果真的发生点什么意外的话,我可能都无暇顾及伱这边。”少女说。

        莫青楚点了点头,拆开药包,将药粉全部倒入水中后,还把空药包都放到水里搅拌了一下,力求全部溶解。

        纯净透亮的水,不消片刻便漆黑如墨。

        第二次药浴,整体感受和第一次没有任何区别,感觉只是在循环。

        而莫青楚的吸收速度,既没有变快,也没有变慢。

        只是他的额头越发的痒了。

        在泡药浴的过程中,莫青楚还找沈鱼求证了一件事情。

        那根灰白色的兽毛,就掉落在木桶的不远处。

        他让沈鱼看一看,地上是否真的有这玩意儿。

        沈鱼给出的答案是:“没有。”

        这令水桶中的少年长舒了一口气。

        反倒是沈鱼百思不得其解。

        “别人药浴,都会看见极其恐怖之物。”

        “他进行药浴,就看到了……..一根毛?”

        …….

        …….

        日落西山,天色渐晚。

        莫青楚在泡药浴的过程中,竟丝毫不觉得饥饿,相反,他还一直有一种饱腹感,小腹处还逐渐变得暖洋洋的。

        至于沈鱼那边,则正在大口吃着孙三娘做的肉包。

        这是体贴的三娘刚刚专门送来的。

        她担心莫青楚在泡药浴,有眼疾的莫书离没有晚饭吃。

        这种年纪的女人,就是懂疼人,润物细无声。

        像三娘这么细心的人,怎么可能在借出浴桶前不好好擦拭一遍,还在桶内留下“遗留物”呢。

        “好吃,绝对是我吃过最美味的包子了。”沈鱼大肆赞美。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馅儿的,肉的口感居然这么好。”她说着。

        “猪肉馅。”莫青楚道:“猪是村里的柳婶和韩伯养的。”

        猪是黑猪,二人会喂专门的猪饲料。

        他们养的猪,生长周期比较短,长得总是很快,跟喂了激素似的。

        而且肉质特别好,无比美味。

        在莫青楚的眼中,柳婶是个姿色平平,但很和善的中年妇女,如果她没长很多条手臂的话。

        有时候,他看到的柳婶是四条手臂,有时候会是六条,甚至更多。

        最多的时候,柳婶有着十条手臂。

        她除了那正常的两条手臂外,多余位置的那些手臂,肌肤是呈黑红色的,且手指都偏修长,但看着很僵硬,仿佛被风干了。

        说起来,柳婶是莫青楚这两辈子加在一起,见过的气质和长相最和善的人,甚至给他一种菩萨低眉的慈悲感。

        就连喂猪时,他都觉得柳婶是在挥洒善意,目露慈悲。

        要不是这些多余的手臂实在是有几分狰狞,他都会觉得自己眼中的柳婶可以去庙里当千手观音。

        至于韩伯,就是普通村民的长相,只是眼袋比较大,黑眼圈很重,精气神也不是特别足,有点像是一個常年奖励自己,纵欲过度的人。

        在莫青楚眼中,他的所有牙齿都是银色的,嘴唇两边都有点开裂,宛若嘴角被刀割过,把嘴巴给割得更大了——真·血盆大口。

        除此之外,他全身肌肤都是黄铜色的。

        如果说,柳婶像是畸形的女菩萨,那么,他就像是肾虚的金身罗汉。

        莫青楚去他们家干活时,主要负责的任务就是拿着一把大刀剁骨头。

        他们特制的猪饲料里,要把剁得很碎很碎的骨头给加进去。

        少年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骨头,由于很难剁,他自己称之为硬骨头。

        于他而言,去铁匠李叔家干活,是村里第一累。去柳婶和韩伯家,则是第二累。

        此刻,沈鱼一口气吃了五个大肉包,才满足的停了下来。

        吃完后,她还问道:“他们这个猪肉卖吗?我想带点回去。”

        “应该卖的吧?”莫青楚道。

        “那我到时候买点回去,和同门们分享。”她都有点口齿生津了。

        时间向后推移了一炷香的时间,莫青楚的第二次药浴,也正式结束了。

        这让沈鱼不由得认定:“我是真遇到怪胎了。”

        “没想到,第一次执行师门招新任务,还是来这么偏僻的村子,还是有人主动想要修行,都没有浪费我的口舌,结果还招到了一只小怪物。”沈鱼想着。

        “这次下山招新的同门里,肯定是我收获最大!”

        “嗯,莫师弟是我带回山的,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浴桶中的莫青楚,并不知道少女已经在心中喊自己师弟了,并在他的身上打上了自己的标签。

        现在的他,只觉得第三次药浴和前两次完全不同。

        头疼得越发厉害了,额头这里已经不是痒了,而是无比痛苦。

        这让他不由得回想起那黑雾状的邪祟。

        它触碰到自己的额头时,也是现在这种头痛欲裂的感觉,整个额头好像都要裂开了。

        难以忍受的莫青楚,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声。

        沈鱼见状,也面露担忧。

        “怎么回事,这第三次药浴和前两次不一样吗?”她关心道。

        莫青楚摇了摇头,咬牙道:“没事,我还能…….还能坚持。”

        少女看着他,只见他说话之时,面部肌肉都在轻微抽搐。

        想当年,她可是一边泡药浴,一边疼得大喊大叫的。

        “他可真能忍啊。”圆脸少女心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木桶内的药液再次逐渐变得澄澈。

        沈鱼这次都不敢背对着他,害怕发生意外。

        她只是坐得远远的,力求只看到莫青楚露在桶外的头颅,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脸上。

        莫青楚的脸庞,已经没有血色了。

        就在桶内的药液完全化为清水时,他猛地一颤,全身的骨骼都在发出声响。

        下一刻,他的眉心处,竟裂出了一道血痕,宛若被人凌空割了一刀。

        紧接着,这道血痕又飞速自主愈合。

        “应该…….结束了吧。”虚脱的少年低头看了一眼桶内的清水,整个人直接昏死了过去。

        他身体一瘫软,口鼻便全部没入了水中。

        沈鱼见状,哪还顾得着男女有别,赶紧去捞人。

        ……..

        ……..

        昏迷间,莫青楚又进入到了那个诡异的梦境里。

        还是那个让他熟悉的灰蒙蒙的空间,但却并未看到那面会说话的古朴铜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