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你弟弟有问题

第十一章 你弟弟有问题

        “我被困住了。”

        这是莫青楚此刻的想法。

        他好像被困在了这个诡异的梦境里。

        周围一片灰蒙蒙的,给人以一种混沌感。

        他分不清东南西北,也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那一面会说话的古朴铜镜,为什么这一次没有出现?”他在心中想着。

        “是因为时间不对吗?”他猜测。

        先前说过,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他都会做这个怪梦,梦到那面悬浮于空中的古朴铜镜。

        “这个月的初一已经过了,十五还没到。”

        “不对!”

        莫青楚突然反应过来,现在是十月了。

        今年的十月十五日,便是——【邪月】!

        “【邪月】每四年一次,会出现血月凌空的景象。”

        “每逢邪月现世,尘界的邪祟总会异常的活跃。”

        “明晚便是【邪月】了。”他想着。

        此时此刻,百家村。

        全村的村民都来到了莫青楚的家中,这给了沈鱼很大的压力。

        自打莫青楚昏迷后,她就去通知了一下村长。

        可没曾想,村长居然把全村的人都给叫来了。

        “等会他们要是问我,我该怎么答啊。”沈鱼心想。

        “比如他多久会醒,有没有危险,会不会哪里出问题…….”

        这些都没有定数,所以她也不清楚,而且不敢打包票。

        圆脸少女那会儿泡药浴,三次药浴是泡一次晕一次。

        第三次药浴时,她足足睡了两天。醒来以后,她的身体就出了大问题——她痛经了。

        但好在村民们都没说话,一個个就只是盯着莫青楚看,很认真的看。

        他们从上到下打量着昏迷不醒的少年,仿佛能看出花来。

        还好莫青楚没有在此刻睁眼,要不然的话,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圈妖魔鬼怪正围绕着他,然后俯身盯着他看呢。

        过了好一会儿,村长才指了指莫青楚的眉心,问道:“沈姑娘,青楚这里怎么有一道疤痕。”

        “喔,村长,他在泡药浴时,这里裂出了一道血痕,然后很快就愈合了,这道疤痕很浅,估计再过几天就看不出来了吧。”沈鱼解释道。

        “原来如此。”村长点了点头。

        站在人群最外围的孙三娘,回头看了一眼屋内的浴桶。

        这个木桶本来是她的私人物品嘛,此刻打量几眼也是正常的。

        只不过在扫视了一眼后,她就悄无声息的又往后退了一步,左脚的鞋底还在地上轻轻蹭了蹭。

        这会儿,沈鱼见村民们都在,就顺便嘱咐道:“明晚就是【邪月】了,大家夜里最好不要出门。”

        “诸位放心,百家村有我在,绝对不会出意外的。”她把自己的短剑横在身前,肆意泼洒着一种自认为叫安全感的东西。

        “好,好,好。”周围的村民纷纷附和着,并礼貌微笑。

        等到百家村的村民们全部散去后,屋内就只下沈鱼和莫家两兄弟了。

        眼盲的莫书离坐在一旁,脸上写满了担忧二字。

        “沈姐姐,我哥哥他真的没问题吗?”莫书离已经问过四次了。

        少女在这方面还挺有耐心的,作答道:“我不是说了嘛,我给他检查过了,而且还摸骨过了,他全身上下都没有任何问题。”

        “每个地方都查了吗?”莫书离关切地问:“没遗漏什么地方吧?”

        沈鱼张开小嘴,刚准备回答,却又欲言又止。

        “那,那也不是哪都查了。”她在心中嘀咕。

        “反正你放一万个心吧,你哥哥目前好得很呢。”沈鱼道。

        说完,她在心中补充:“嗯,是目前。”

        原因很简单,修行铁律:修行必要付出代价!

        莫青楚现在刚进行完三次药浴,如果有功法快速辅助修行的话,在他第一次运转功法时,【代价】便会显现!

        如果没有功法辅助修行,他的修为只会缓慢精进,一般情况看下,短则五日,长则十五日,【代价】也会在他身上显现!

        “逃不掉的。”少女叹了口气,在心中道。

        她看向目盲的少年,叮嘱道:“对了,明天就是【邪月】,如果你哥哥还是没有苏醒的话,你就跟我一起呆在这个屋子里,哪也不要去。”

        “好的,沈姐姐。”清秀的眼盲少年乖巧地道。

        沈鱼并不知道,莫书离其实是个话痨。

        相较于平时,他今天变得沉默寡言了不少。

        很明显,他心底里还是潜藏着无尽的担忧的。

        就这样,屋内陷入了死寂。

        莫书离好似想起了什么,便问道:“沈姐姐,你有见过一种像黑雾一样的邪祟吗?”

        “就是那种像是一团黑色的浓雾的东西,吸食生机时,还会散发淡淡的血光。”

        “喔,这些描述都是哥哥告诉我的。”

        沈鱼摇了摇头,道:“没有见过,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口中的黑雾邪祟,究竟是何物。”

        她不认得这种邪祟,倒不是她见识浅。

        好吧,她就是见识浅。

        但实际上,天底下的邪祟五花八门,种类太多了,又各有各的邪性,没人敢说自己认得全。

        甚至于像莫书离说的这一团黑雾,可能都不是邪祟的全部邪躯,只是邪祟的一部分都说不定。

        眼盲少年仿佛还是不死心,继续道:“那可能是我描述的不够准确,我回忆一下哥哥那会儿是怎么跟我形容的,他跟我说的是,这团黑雾速度很快,会膨胀和收缩……..”

        少年一直说着,一直说着,仿佛要把每一个知道的小细节,都用自己所能掌控的词汇,尽可能的去做更多的描述。

        这一讲吧,还真有点停不下来。

        “它对伱们来说,很重要吧。”沈鱼打断了少年的话语。

        莫书离点了点头,然后垂下头去,道:“就是因为它,我们的村子,还有娘,才会…….才会……..”

        沈鱼明白了过来,并安抚了他几句。

        翌日,太阳升起,莫青楚依然还在昏迷之中。

        反倒是圆脸少女,今天一直神经紧绷着。

        “接下来,会是一个漫长的黑夜。”她在心中道。

        “正午的时候,天就会突然黑掉,血月便会凌空。”她一直拿着短剑,随时做好应对意外的准备。

        她看向一旁的莫书离,道:“你应该知道的吧,血月凌空之时,如果你耳边传来奇怪的声音,不管是什么,都不要回应。”

        “嗯。”莫书离点了点头:“小时候娘告诉过我的,她说捂住耳朵就好,这个【声音】就会去换人。但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听到过什么。哥哥告诉我说,说这叫随机事件,是邪祟在随机挑选几名幸运听众……..”

        沈鱼听着莫书离一直巴拉巴拉的说着,忍不住嘀咕道:“随机事件,挑选幸运听众,什么跟什么啊。”

        她摇了摇头,双辫在空中微微摇晃,也没有去细想。

        少女不是什么喜欢刨根问底的人。

        但是呢,她现在确实挺好奇一件事情的。

        “我听村长说,你们两兄弟四年前应该是被路过的修行者给救下的?”沈鱼道:“可以跟我详细说说吗?”

        “好。”莫书离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了长篇大论。

        很多话痨讲一件事情时,他讲到一半的时候,会突然话锋一转,拐到另一件事上,但神奇的是,他最后又会若无其事的拐回来。

        眼盲少年就是如此。

        “你是说,那天你突然就感觉自己头很痛,仿佛受到了什么撞击一样,紧接着你就失去意识了。”沈鱼忽视掉了他中间的那一段废话。

        莫书离点了点头,继续道:“哥哥说,他后来看到我眉心处开始闪烁暗淡的金光,然后神色也变了,说我跟变了个人似的,看着很淡漠…….”

        “嗯?金光,眼神淡漠……不对!”沈鱼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只见她用力捏紧手中的短剑,眼睛死死地盯着不知所措的眼盲少年,并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