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两个月亮

第十三章 两个月亮

        “哈?”

        灰蒙蒙的空间内,莫青楚站在一片血红色的光芒之下,看着地上的铜镜碎片,聆听着镜像的话语,嘴角微微抽搐。

        “你这个延迟,会不会有点久啊?”他忍不住骂道。

        四年了,他做了整整四年的怪梦。

        感情一直到现在,你才把整句话给说完整啊?

        “已经迟了啊。”莫青楚低头看着铜镜碎片道。

        【修行铁律】:修行之路一旦踏上,便不可止步。

        “我虽然还没有正式修炼,还没有掌握修行法门,但已经使用完三次药浴了。”

        “也就是说,我的人体修行之路已经被药力强行打开了。”

        他蹲下身子,看着那13片有大有小的铜镜碎片,看着碎片里的13个镜像,一字一句地道:“修行之路,我已经踏上了。”

        这个眉角天生微微上扬的少年挑眉道:

        “晚了。”

        …….

        …….

        怪梦内,莫青楚抬头看了一眼上空处的血红色光芒,猜测着外界已经是【邪月】了。

        地面上,13块有大有小的铜镜碎片,依然在不停地重复着那四個字:“【不要修行】。”

        镜像们并不是齐声开口的,它们都在各讲各的,所以声音有几分嘈杂。

        莫青楚微微皱眉,只觉得这个诡异的梦境,一直在搞他心态。

        他前脚刚迈上修行之路,你这边就开始发出警告。

        ——玩呢?

        “根据沈鱼的描述,修行者在第一阶的修炼,其实就是消化体内的药力。”

        “等到药力全部消化干净了,便可以突破到二阶了。”

        “我如果现在有合适的修行功法,便能有更快的速度消化药力。”

        “就算我没有功法进行辅助,我的身体也会缓慢吸收药力,增进修为。”

        他不知道是因为血月凌空,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这面古朴的铜镜,可以完整地说出四个字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都不重要了。”

        而且,沈鱼在给他科普修行常识时,反复跟他强调,要学会接纳。

        对于修行而言,心态很重要。

        很多人在修炼之初,身体上付出【代价】后,便会对修行产生抗拒。

        这会让修为精进的速度变慢。

        这类人,往往无缘晋升高阶。

        这里头究竟是什么原理,沈鱼也不清楚。

        莫青楚倒是在心中不由得道:“感情这个世界的修行,还挺唯心的?”

        或者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性】?

        总之,莫青楚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这个诡异的梦境,对于他当下的处境而言,可以说是有害无益。

        因此,地上那十三张大嘴巴,他是越听越烦,越听越烦。

        “【不要修行】。”

        “【不要修行】。”

        少年站起身来,一脚踢向这些铜镜碎片,皱眉烦躁地道:“聒噪!复读机啊你!”

        紧接着,他见还有几片小碎片没踢飞,就又补了几脚。

        “四年了,话都说不利索。”

        “你的警告,谁在乎啊。”

        就在此刻,灰蒙蒙的空间内,上方的血红色光芒猛地变亮。

        刹那间,远处的铜镜碎片竟再次飘浮起来,组合到了一起。

        只不过,上面的裂痕还在,并没有复原。

        在血红色的光芒的照耀下,铜镜仿佛也被染上了一抹血色。

        莫青楚远远地看着它,与铜镜内的镜像对视着。

        满是裂痕的镜面里,镜像露出了一抹微笑。

        ……..

        ……..

        此刻,外界。

        现在是十月十五日的正午,本该是太阳高悬的时刻,整个尘界却早早地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每四年一次的【邪月】,是不会有阴雨天的。

        天空中,万里无云。

        只有血红色的月亮,照耀着大地。

        更诡异的是,天上其实有两个月亮。

        一个是正常的圆月,和平日里满月时,没有任何差别。

        另一个,便是血月了。

        沈鱼站在屋外,抬头凝视着空中的血月。

        如果仔细地去看,能看到血月内部,有黑色的纹路若隐若现。

        “根据宗门内的典籍记载,月亮,其实是一颗离尘界比较近的星辰。”

        “但邪月不一样,它不是星辰,而是在千年前,突然降临尘界的邪物。”

        “而且……疑似是活物!”

        “它其实一直都在尘界的穹顶之上,俯瞰着人间。”

        “只不过平日里,大家都对它视而不见。”

        “唯有每四年一次的【邪月】,大家才能看到它。”

        “而且,月亮作为星辰,它只是因为距离我们遥远,所以我们眼中的月亮,才只有那么一点大。”

        “可血月不同,它就只有那么大,但是,不管你离它近,还是离它远,它落入伱的眼中,都是这个模样。”

        “每逢血月凌空,尘界的邪祟便会异常活跃,实力也会大大加强。”

        “所以,血月也被视为尘界四大邪物之一。”

        “每逢血月凌空,尘界里还经常会有人的耳边出现呓语。”

        “你听不清内容,但它却会持续存在一段时间。”

        “而且你不能作答,不能回应,在呓语环绕的期间内,要保持沉默。”

        “否则的话,精神便会受到冲击,会变成痴人,连生活都无法自理。”

        “就算是高阶修行者,也不例外。”

        此刻,沈鱼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短剑。

        先前说过,选择这种日子下山招新,既是招新人,也是镇守一方。

        这还是圆脸少女第一次承担这么大的责任,所以她面色凝重,无比紧张,且满是警惕。

        毕竟在她看来,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邪月】,还有随时可能出现的暴动邪祟,以及有可能潜藏在暗处的邪修。

        “我一个区区二阶初期的修行者,为什么要面对这么多啊。”沈鱼感觉压力很大。

        这个世界对我们这种小可爱实在是太残忍了。

        尽管如此,面容稚嫩的少女还是打起精神。

        作为修行者,且还是【墨宗】的一员,这本就是她该承担的责任。

        “我不能慌,不能怕。”

        “因为面对血月,村里的村民们肯定一个个也都很慌,很害怕。”

        “我是现在唯一可以保护他们的人。”沈鱼心想。

        他们可以恐惧,我不能!

        “哎呀!还是很慌!”

        …….

        …….

        百家村,邪月。

        寡妇孙三娘此刻面色如常,跟往日一样,细心擦拭着自己那为数不多的首饰,似乎今天就是个寻常日子。

        慈眉善目的柳婶,和黑眼圈深重的韩伯,甚至都没有呆在屋子里,而是在喂着二人养的黑猪。

        “别怕别怕,多吃点多吃点。”气质如女菩萨般的柳婶一边加猪饲料,一边笑着对黑猪道。

        韩伯则在一旁无精打采地看着。

        他侧目看向隔壁的铁匠李叔家,听着里头传来的打铁声,嘀咕道:“天都黑了,老李还是这么不消停,人活这么累,图什么啊?”

        而铁匠李叔家的对面,则是裁缝赵伯的家。

        长相粗狂且皮肤黝黑的他,正借着血红色的月光,哼着小曲儿,穿针引线。

        百家村的正中心,是村长爷爷的家。

        早年间当过【说书人】的他,是村子里公认的学识最渊博的人。

        拄拐老人站在自家小院里,抬头看向了天空中的血月。

        然后,他走进屋内,看向了架子上的那把镰刀。

        这把镰刀由李叔打造,那天托莫青楚顺路送到了村长家。

        一路上,少年没少吐槽,觉得这把镰刀实在是太沉了,年迈且瘦骨嶙峋的村长,哪里使得动?

        老人拄着拐杖,看着镰刀,叹了口气。

        “还真挺麻烦的。”

        “四年时间,都处出感情来了啊。”

        老人眯了眯眼睛,又开始走神了。

        ……

        (ps:感谢新老朋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