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人去楼空(感谢“阿may”的白银盟)

第十六章 人去楼空(感谢“阿may”的白银盟)

        血红色的月光下,少年挑眉后猛地出拳,拳拳到肉。

        莫青楚没有留手。

        “因为现在会疼的不是书离,是他!”

        伴随着一声怒吼,莫青楚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气比以往都要大了一些。

        同时,他对身体的掌控力,也比以往要更加精准!

        “这就是【药浴】带来的效果吗?”他心想。

        此刻,在他这一拳下,‘莫书离’的身体向后一弓,被打成了虾形。

        莫青楚借势飞扑向前,把他压在身下。

        他并没有受过正统的训练,只在地球上的时候,打过几次架,然后为了泡女私教,上过几节拳击课,结果被猛女一通猛捶,最后还得知,人家不喜欢男人。

        但他这人身上,有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狠劲,或者说是疯劲。

        他下一拳就直接打到了‘莫书离’的左脸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使得一旁的沈鱼直接就看傻了。

        她这个做外人的,都因为于心不忍,没有去伤着莫书离的身体。

        你这个做哥哥的,当真是下死手啊。

        可她转念一想,觉得莫青楚的想法是对的。

        这种时候,你对他的过度保护,反倒是将他推向死路!

        当然,莫青楚和沈鱼还有一点不同。

        那就是他没见过世面,根本不知道在尘界,第八阶的修行者是什么概念。

        沈鱼看到对方眉心处的八瓣金莲,就已经开始胆寒了。

        因为她太明白了,第八阶的修行者有多么的可怕。

        但莫青楚对此一无所知,反倒有了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

        你听,他刚刚骂什么?

        他骂第八阶的修行者狗杂种…….

        就在沈鱼错愕的这几秒,‘莫书离’也并没有闲着。

        吃痛过后,他眉头微皱。

        但这种妄图绝情绝性,借此一心求道的邪修,又怎会是这么两下子就被打怕的?

        只见他两只手掌向上一番,一股气流便席卷而来。

        可死死地把他按在地上的莫青楚,却像是未卜先知一般,微微侧身,躲开了大半的气流。

        这使得他只是被掀翻在地,并被尘埃给迷了眼。

        但在整个人被掀起时,他用力地向下一踹,一脚踹到了‘莫书离’的腰部,力道极大!

        眉心处有着八瓣金莲的他,作为堂堂第八阶的修行者,有着诸多的奇诡手段,修为通天。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宛若地痞在街边打架一般。

        另一边,莫青楚在地上滚了两圈,衣服上满是尘土。

        沈鱼连忙赶了过去,将他扶起,查看状况。

        只见少年的嘴角被磕破了,正有鲜血溢出。

        可他依然死死地盯着对方,还吐了口血沫,呲牙道:

        “狗杂种,疼吧?”

        ……

        ……

        说来也是古怪,莫青楚的家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在小小的百家村里,应该是惊着邻居了。

        可是此刻,却并没有任何一位村民赶来。

        ‘莫书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腰部,似乎是在感受这個部位的疼痛。

        紧接着,他整个身躯便开始离地,悬浮于空中,与地面有着三尺左右的距离。

        虽然他的双眸依旧无神,但在那八瓣金莲和古井无波的神色的衬托下,真有一种神明之感。

        只不过此刻的他,身上看着还是有几分狼狈的,就连脸颊上都沾了些尘土。

        堂堂第八阶的修行者,居然被一个才打开人体修行之路的少年,给伤着了。

        而且说真的,莫青楚的反应和举措,是和他的预想截然不同的。

        四年前,他的【时限】到了,却无望突破至传说中的第九阶,便施展秘法,在付出极大的代价的情况下,神魂离体,寻找夺舍的目标。

        这个眼盲少年纵然是个瞎子,但他与自己的根骨最接近,是最合适的对象。

        也就是说,早在四年前,他的神魂便进入到了莫书离的识海内。

        那个时候,夺舍其实就已经开始了,并且已经半成功了。

        由于神魂虚弱,这四年时间,他等于都在温养神魂,等待着【邪月】的降临。

        相传,【夺舍】之法,本就来自于【邪月】。

        但究竟是真是假,连他都不知晓。

        在这四年时间里,他的神魂有一半的时间,都处于很混沌的状态。

        但还有一半的时间,是可以感知到外界的。

        等于说是他可以共享莫书离的记忆与感受。

        作为【太上忘情道】的修行者,他开始沉浸式地代入到莫书离这个角色中去,同样在感受着兄弟二人日常相处的点点滴滴。

        仿佛……莫青楚真的是他的兄长。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今日的【斩情】。

        毕竟就算夺舍成功了,他的修行之路也要从头开始了。

        他很清楚,对于莫书离而言,莫青楚是他相依为命的人,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牵挂,是他人生的支柱。

        杀了莫青楚,既可以【斩情】,有助于修为的提升,在初期就跨出一大步,形成质的飞跃,又有利于吞噬莫书离的神魂,彻底掌控这具身体。

        他希望这个血月凌空之日,是痛不欲生的。

        他要看到莫青楚的痛苦,也要感受自己杀他之时,心中的悲伤,以及最后的冷漠。

        ——嗯,是一个合格的老变态了。

        可谁曾想,这个天生眉角微扬的少年,竟发起狠来了。

        本该是情感上的碰撞,硬生生的变成了拳拳到肉。

        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每次交手时,对方的预判能力总是准的吓人!

        “天生感知敏锐?”他对着莫青楚道。

        “不对,不对。”他又道。

        莫青楚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自然不会跟他说自己眼睛的秘密。

        他扭头对沈鱼道:“我没大碍。”

        沈鱼松了口气,看着悬浮于空中的‘莫书离’道:“居然可以像第三阶修行者一样直接御空了。”

        “果然,第八阶的修行者就算夺舍一个凡人,也不能真的当作凡人看待。”

        圆脸少女嘴巴一抿,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怕是能使用的手段会越来越多。”

        “好在这具肉身还很脆弱。”

        “那就现在就制服他,把他带回墨宗。”莫青楚直接道。

        “不行,第八阶修行者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我没有把握压制他的神魂。”沈鱼道。

        “那就直接把他的腿打断,手也打断!再把人敲晕!”莫青楚的目光越发冷厉。

        沈鱼:“.……”

        她也不知道这种法子管不管用,但人家当兄长的都这么说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好。”

        传讯符已经燃烧了,师门那边想必会第一时间派人过来。

        自己和莫青楚只要撑到【墨宗】来人即可。

        沈鱼一咬牙,拿起【嫁衣剑】,在自己的掌心上抹出一道血痕。

        血液滴在半通明的红色剑锋上,竟被吸了进去,能看到血液在半通明的【嫁衣剑】内部涌动着。

        紧接着,整把剑给人的感觉变得越发锋利了起来。

        仿佛原来是未开锋的,现在才开锋了一样。

        “咦,嫁衣剑诀,有点儿意思。”不远处的‘莫书离’道:“小丫头,你与他们兄弟二人萍水相逢,引燃精血耗费阳寿,值得吗?”

        沈鱼没有回答,只是嘴唇抿得更紧了,血色的月光下,同样染上了一层血色的【嫁衣剑】,有一种交相辉映之感。

        ‘莫书离’向前推出一掌,掌风与剑劲相撞,竟让悬浮于半空中的他,身形倒退了三步的距离。手心也被划出一道伤痕。

        “以你的修为,施展【嫁衣剑诀】,又能撑得住多久?”

        “更何况,你护得住他,还能护得住这一村之人不成?”他开口道。

        下一刻,‘莫书离’便身形一闪,向着边上的小院而去。

        对他而言,他今天不仅要杀莫青楚,整个百家村里的人,他也要一个不留!

        正好在这个过程中,拖延时间。

        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施展嫁衣剑诀,很快就会撑不住的。

        然而,这间隔壁小院内,竟没有人。

        他向着另一户人家而去,屋内也是没人。

        血月凌空,整个百家村,在无声无息间,除了莫家小院外,竟已……空无一人。

        ……

        (ps:感谢“幼儿园阿may”的100万起点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