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娘

第二十章 娘

        “他的身体,会出现怎样的【代价】呢?”沈鱼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莫青楚。

        紧接着,她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开始有点发痒。

        于是,她就习惯性的抬手挠了挠,从自己的脖子,一路轻轻挠到挺翘的臀部之上。

        风韵看着沈鱼的动作,立刻担心道:“师妹,你…….”

        沈鱼笑了笑,道:“没有啦师姐,我就是习惯性地挠一挠,我的【代价】还没到发作的时候呢。”

        风韵闻言,点了点头,长舒了一口气。

        她们已经是二阶修行者了,早已习惯了自己身上的【代价】。

        可她们始终无法做到,无视心中在乎之人,身上展现出【代价】。

        依然会担忧,依然会心疼。

        沈鱼看向风韵,道:“风师姐,你说莫青楚的【代价】,会是哪一类的?”

        人体的修行之路打开后,【代价】早晚会在肉身上体现。

        一般情况下,【代价】分为两种。

        一种是隔一段时间复发一次的,会折磨你,沈鱼便是这类。

        一种是永久性的,比如创造出【药浴】的【药王李天枢】,他的双腿很快就萎缩了,变成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

        而且,【代价】是无法恢复的。

        不管你境界有多高,或者服用了多么厉害的灵丹妙药、天材地宝,都没有作用。

        在沈鱼看来,莫青楚是自己带回【墨宗】的。

        也就说是:他是我的人了!

        圆脸少女是真心希望这位未来的师弟,【代价】的严重程度可以小一点。

        “不过啊,这就要看每个人的造化了。”

        沈鱼觉得,莫青楚运气不怎么好。

        “他等于是被【太上忘情道】的邪修给盯上了。”

        “对方估计做梦都想杀了他啊。”

        “而且占据的还是他亲弟弟的身体,用他弟弟的手,来杀他!”

        ……..

        ……..

        昏迷不醒的莫青楚,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他又体验了一次记忆融合的感觉。

        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额头被那黑雾状的邪祟触碰了一下,就昏死了过去。

        在昏死的过程中,两個灵魂开始融合,两份记忆也开始融合。

        地球上,他很多儿时的记忆早就忘得精光了,现在却记得清清楚楚。

        尘界的莫青楚,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都变得历历在目。

        这样的体验居然又出现了一次,可他却并没有过于的抗拒。

        因为总有些记忆是美好的。

        而且有些人……只能存在于记忆里了。

        他又“看见了”这具身体的娘亲。

        那个在大户人家当过一段时间的丫鬟,认识点字的女人。

        莫青楚的名字便是她取的。

        莫青楚,莫清楚。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这是女人对孩子的期盼,希望他不要对任何事情都过于执着,不要活得太辛苦。

        她相较于地球上那一世的母亲,可以说是两个极端。

        地球上的莫青楚,其实是个私生子。

        他的出生,不过是那个女人的一种手段。

        她知道人是会老的,新鲜感也是会消退的,她就算再怎么变换花样,也总有被玩腻的一天。

        有一个对方的骨肉,才能永远衣食无忧。

        她生下他,就是为了每个月银行卡里都能有一笔生活费和抚养费到账。

        那个男人的确在金钱方面从没有亏待过这对母子。

        但也仅此而已。

        作为一个所谓的野种,他一路的成长经历可想而知。

        学校里填家长的联系方式时,父亲那一栏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填,也不敢留下他的手机号码。

        他活得也挺麻木的,后来迷上了极限运动。

        起初,他故意玩这些,是想引起妈妈的注意,想看到她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的确,她很担忧,非常担忧。

        但他后来知道了,那是因为他是一张“饭票”,他哪天真死了,每个月银行卡里到账的那笔钱,可能就不会再有了。

        “我怎么他妈的就没被射墙上呢?”他时常这么想。

        此刻,在这种半混沌半清醒的状态下,他很“贪婪”地“观看”着尘界莫青楚的记忆。

        他又看到了那一年的冬天,好多年前的冬天。

        那一年的冬天不知为何,特别的冷。

        都还没到寒冬腊月呢,就有着一股刺骨的寒。

        光是厚衣服都不顶用,女人开始给两个儿子亲手缝制御寒的帽子。

        她做的是虎头帽,连耳朵都能遮住,防止生冻疮。

        同时,也带有美好的寓意。

        只不过呢,女人的手没有很巧。她想做两顶一模一样的虎头帽,结果,两顶帽子不能说一模一样吧,只能说毫不相干。

        做好后,女人便让兄弟俩自己挑。

        那个时候,年龄尚小的莫书离,眼疾就已经初现症状了,他越来越看不清东西了,但又远远没到后面眼盲的地步。

        最终,小莫青楚更喜欢耳朵歪的那只虎头帽,小莫书离则喜欢鼻子歪的。

        等到两个小家伙穿戴整齐,女人准备带他们出门时,小莫书离又改变了心意,想要哥哥头上的那顶。

        小孩子总是这样,变来变去的。

        有的时候,也总会觉得别人的东西比自己的好。

        他开始哭闹起来,要和哥哥换。

        小孩其实很清楚,哭闹这一招很管用——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小莫青楚见弟弟这么伤心,立刻对女人道:“交换,我和弟弟换。”

        但女人没有同意,反而蹲下身子,把小莫书离给责怪了一顿。

        这使得小莫书离哭得更大声了。

        小莫青楚低下头去,也有点不知所措。

        女人走过来,安慰他道:“娘希望你把这顶帽子给弟弟,是因为你也真的不喜欢这一顶虎头帽,然后才同意给他的。”

        “而不是说伱也喜欢这一顶,因为他哭,你才给他的。”

        “永远不要委屈了自己,好吗?”

        小莫青楚两只小手缠绕在一起,有点不解地道:“可是,我是哥哥…….”

        “没关系的。”女人伸出手掌,轻轻摸了摸孩子的脑袋。

        对于小莫青楚而言,他只有一次看到过娘亲哭,那就是郎中告诉娘,弟弟的眼睛可能好不了了。

        那一天,弟弟睡着后,娘亲把整张脸都给挡住了,泣不成声地道:“书离……书离对不起,娘生你时没能给你一个好的身体。”

        小莫青楚其实也很心疼弟弟。

        女人或许猜到了什么,整理了一下孩子头上的那顶虎头帽,柔声道:“青楚,书离的确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你要顾着他一点,你是哥哥,所以很多时候,可能要你保护好他。”

        “但前提是,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也不要亏待了自己。”

        “嗯!”虎头虎脑的男孩用力点头。

        那一天,他们一起去逛了集市。

        都说会哭的小孩有糖吃。

        可是懂事的小孩更应该吃到那块糖。

        集市里,女人还特意给小莫青楚买了一小块饼。

        热腾腾的,好香好香。

        灵鸦之上,沈鱼突然道:“马上就到【墨宗】了,咦,风师姐,你看他昏迷了还咂嘴!诶?怎么还流眼泪了。”

        “梦到什么了,能好吃到哭哇?”圆脸少女费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