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三长老

第二十一章 三长老

        “娘!”

        在一声呼喊中,此前一直昏迷的莫青楚从床上惊坐而起。

        他大口喘着粗气,发现自己眼眶里有眼泪。

        ——亲人的离开不是一时的暴雨,而是一生的潮湿。

        莫青楚看了看四周,这是一个让他无比陌生的环境。

        此刻,他身处一间木屋内。

        里头的布置和家具都很简单,但看着质感都不错,就连身上盖得被褥,摸起来也比百家村里盖得手感要好。

        此外,木桌上除了有茶壶和茶杯,还点燃了一炷香。

        熏香的气味在房间内弥漫,并不算多么的浓郁,但让他的内心逐渐平静了下来,整个人也安宁了几分,似有奇效。

        “我这是…….在哪?”他忍不住道。

        “还有,书离怎么样了!”莫青楚在短暂的发愣后,立刻就想到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

        他只记得自己听到了【邪月】呓语,然后抬头与【邪月】对视了一眼。

        是的,是对视!

        在他眼中,那根本不是什么血红色的月亮,就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红色眼珠子!

        一颗会叨逼叨的大眼珠子!

        紧接着,他隐约听到沈鱼和那位风师姐惊呼了一声“三阶修行者”,然后,自己就被带上了一只巨大的乌鸦。

        接下来,他就“断片”了,估计就是从那时开始昏迷不醒的。

        莫青楚尝试着起身,结果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多少力气,一個不小心,竟从床上摔了下来。

        “嘶——”。他倒吸一个凉气,只觉得身上很疼。

        就好像他身上有不少块乌青,现在摔到地上后,这些有乌青的地方又磕了一遍。

        又像是身上带伤的地方,又被击中了。

        少年赶紧撩起衣服查看,却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

        “为什么会这么痛?”莫青楚不解。

        就在他无比困惑时,房门被推开了,听到了动静的沈鱼小跑着进来,道:“呀!你醒了!”

        她把莫青楚扶到床上后,立刻道:“我这就去喊风师姐和三长老,你等着哈!”

        这让心里憋了一肚子问题的莫青楚无人可问。

        “我弟弟呢!”他大声喊着。

        可少女一晃眼就不见了,只能看到一片残影。

        好在没过多久,她就又带了两名女子进来。

        其中一个是莫青楚见过的白衣女子,沈鱼喊她风师姐。

        他对她印象深刻,因为她的音色实在是太夹子音了,比他前世在地球上看的任何一个声音主播,都要夹。

        而且,以自己这“目中无人”的双眸,她身上那一只白色的蝴蝶翅膀和另一只白骨汇聚而成的骨翼,也挺惹眼的。

        当然,莫青楚很明白,这两只翅膀是假的,是不存在的。

        没看到门口只开了一扇,她的巨大双翼直接就从墙上穿透了过来嘛。

        至于另一位女子,与这个风师姐就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风韵有着一双比例惊人的大长腿,跟开了长腿特效似的,简直是腿控福利。

        只是不知道被衣裤遮盖住的双腿,直不直,白不白,嫩不嫩。

        可这名女子,身高绝对连一米五都没有,头发也乱糟糟的,看起来不修边幅,身上还带着扑鼻的酒气。

        由于她的头发太乱了,使得半张脸都被遮住了,莫青楚也看不大清楚她的长相。

        只见这个女人,先是张开嘴巴,冲莫青楚吐了吐自己的舌头。

        在常人眼中,她的舌头是断的,只有小半截,这种举动等于是很直接地告诉对方,自己说不清楚话。

        可在莫青楚眼中,女人吐出来的不是舌头,而是…….蛇头。

        突如其来的口中小蛇,让“见多识广”的他,都差点愣了一下。

        好家伙,嘴里还藏着点小惊喜啊。

        除此之外,女人虽然看着很邋遢,但她的嘴巴很红,非常红,而且看着很嫩,很水润。

        一时之间,莫青楚也搞不清这女人的小嘴是本来就这样呢,还是自己眼里的幻觉。

        风韵站在一旁,开口道:“三长老让我给你先做个自我介绍,她说她是【墨宗】的三长老江颜。”

        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女人在一旁缓缓点头。

        风韵继续跟传话太监似的,道:“三长老说,你的身体她帮忙检查过了,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因为呓语的缘故,有点虚弱,叫你不用担心。”

        “喔,三长老还说,少年郎,你很强壮。”风韵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些,一本正经地道。

        只不过,她说这些话时,三长老是一言不发的状态,也没有打手语,仿佛二人是心意相通的。

        莫青楚现在也没心情去管这些,而是焦急道:“三长老,您是墨宗的长老,一定是个修为高深的修行者对不对?”

        “我弟弟被夺舍了!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他…….”

        莫青楚还没说完,就被名为江颜的女人抬手打断了。

        风韵继续道:“三长老叫伱稍安勿躁,听她把话讲完。”

        沈鱼轻声道:“莫青楚,你先不要急,三长老人很好的,但她不喜欢自己讲话的时候被插嘴。”

        “插谁嘴啊?她讲什么了她讲?她嘴就没动过!”莫青楚在心中大声道。

        但他现在急需一个答案,或者说,他心中在期盼着什么。

        风韵朝三长老江颜微微颔首后,继续出声:“三长老让我告诉你,你们两兄弟的情况很糟糕。”

        “我们已经可以大致确认,向你弟弟夺舍的邪修,究竟是谁。”

        “是谁!”如果不是身上真的没什么力气,莫青楚肯定直接腾得一下站起来了。

        发现自己有点情绪激动后,他强忍着心中的焦躁,有求于人的他立刻解释道:“我这应该不算插嘴吧?算互动吧?”

        沈鱼和风韵闻言,都没憋住笑。

        江颜也饶有趣味地看了他一眼。

        “风长老说,你很强壮,而且有趣。”风韵开口道。

        莫青楚:“.……”

        强壮这个词是过不去了是吧?

        风韵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容,继续道:“【太上忘情道】的邪修,一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一个名字。”

        莫青楚点了点头,这符合他对邪魔外道的认知。

        对于【太上忘情道】的人来说,隐藏身份,更有利于后续的【斩情】。

        “而实际上,【太上忘情道】的邪修也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真实姓名。”风韵补充。

        毕竟亲情都是修行路上的绊脚石,那就更别提是自己的姓氏和名字了。

        他们的极致追求可是成为【天人】。

        如果鞭尸可以增长修为的话,他们可能会挖了祖宗十八代的坟。

        风韵继续道:“但夺舍你弟弟的这个邪修,他很特殊,因为他太强了,这个世上,可没多少位第八阶的修行者,更别提是第八阶的太上忘情道了。”

        “修炼这种功法的人,很容易疯的。”

        “在这十几年里,强如第八阶的太上忘情道,只出现过一位。”

        “所以,三长老推测,夺舍你弟弟的人,有很大概率是他。”

        莫青楚闻言,眉头一皱,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所以,我们遇上的是邪修中站在顶峰的人物?”他在心中道。

        风韵介绍着:“此人上一次现世,是在八年前,他化名陈正一,伪装成一名第六阶散修的身份,被七大宗门之一的【北灵海】,请为宗门【供奉】。”

        “在陈正一担任【北灵海】供奉的这三年时间里,他很受宗门弟子的敬重,也很受高层的认可。”

        “然而,五年前,北灵海的管辖范围内,出现了一只强大的邪祟,便派陈正一和一位长老,一同带着门下的一众精英弟子出发,去斩杀邪祟。”

        “结果,信息出现了错误,这只邪祟的实力居然堪比第七阶大成的修行者!”

        “除非【北灵海】的宗主或副宗主亲自出手,或者多位长老联手,否则皆不是邪祟的对手。”

        “就在所有人都感到绝望之际,陈正一展露了自己的真实修为,将邪祟斩于剑下。”

        “一时之间,一众弟子对他的敬畏与崇拜,无以复加。”

        “那位【北灵海】的长老,也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二人此前就互视对方为此生知己,也是他引荐陈正一来宗门担任供奉的。”

        “可是下一刻,他或许觉得时机成熟了,一人一剑,转而开始屠戮起众人。”

        “【北灵海】的副宗主闻讯赶来时,已经来不及了。”

        “此人也是【北灵海】这二十年里,唯一一个下达过最高级别追杀令的邪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