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一个怪胎

第二十七章 一个怪胎

        “天生神力?我?”

        莫青楚很想大方承认自己是个天降猛男,但他不是。

        相反,他在百家村这四年的时间里,被村民们各种嫌弃。

        铁匠李叔就不用多说了,他教莫青楚抡锤子的时候,别提多看不起他了,最后还道:“要不给你个木锤,你去边上捶着玩儿?”

        而像养猪的韩伯,也觉得这小伙子年纪轻轻就废掉了。

        叫你抓头猪,你也抓不着,教你诀窍后,你人倒是灵活了一些,可把猪擒住后,伱又抱不动!

        这一切都让莫青楚心中明白,自己就是个普通少年。

        后来干活干得多了,力气的确变大了不少,但也只是比普通人强一些。

        “不算先天猛男,算是后天的。”他心想。

        听着左峰主的话语,莫青楚摇了摇头。

        “嚯,你还挺谦虚。”左凌峰道。

        这批新人都是在同几天内使用的药浴,天数相差不大。

        虽然每個人体质不一样,泡药浴时坚持的时间和吸收效率也不一样,但不可能差这么多。

        简单点说,现在的莫青楚放到同一批人里,他能一个人打好几个。

        这绝对是不符合常理的,甚至是闻所未闻。

        而且,我可是小沈鱼没有血缘关系的亲舅舅啊!

        她下山招新去的是最偏僻的百家村,路程最远。嗯,是我悄悄安排的。

        因此,这个少年很可能比其他人更迟浸泡药浴。

        可是,他的身体力量却堪比吸收了半个多月药力的人。

        综上所述——莫青楚,还说你不是天生神力!

        沈鱼闻言,瞬间得意了起来。

        如果她有着和孙三娘一样的尾巴的话,现在估计已经翘起来了吧。

        “回禀峰主,莫青楚真不是什么天生神力,他就是药浴吸收的效果比较好。”

        “他每一次药浴,差不多一个多时辰,就把药力全部吸收了!”

        “厉害吧?”沈鱼昂首挺胸,与有荣焉,师弟棒棒。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沈鱼见外门的师兄师姐们都听傻了,还笑嘻嘻的用左手挡住嘴巴,侧头轻声对他们道:“我招的,我的人,我的人。”

        虽然我没找对地方,去了错误的百家村,招了一个错误村子里的人,但是,那又怎样?

        ——他变态啊!

        人群里,一个本来顶着一张厌世脸,无精打采萎靡不振的青年,闻言后立刻看向了莫青楚所在的方向。

        先前,不管这个少年表现得有多突出,他也依旧是这样丧得要命的表情,就差贴上标签了: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毕竟这位墨宗的二师兄,经典名言就是:“我要是能活到个三十五岁,多少也算是喜丧了。”

        只不过,他在盯了莫青楚数秒后,就装作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了,似乎毫不在意。

        左凌峰本来还有疑惑,但一想到刚刚乘坐灵鸦离去的女子,疑惑便顿消了。

        “怪不得连三长老都对你特别关注。”他点了点头,开口道。

        此言一出,又是全员皆惊。

        外门的二师兄忍不住又侧头看了莫青楚一眼。

        左凌峰突然觉得,自己无聊的外门峰主生涯,怕是要迎来转变了。

        “能三次药浴都把药力全部吸干,当真是稀奇啊。”他在心中道。

        不过尘界的修行体系,本就特殊,每个人最后能走到哪一步,其实都说不准。

        也正因此,修行前也不会去探测什么根骨、体质、灵根之类的。

        甚至于“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也是一种常态。

        有的人天纵奇才,但早早的就疯掉了。

        有的人前期表现平平,但最后却能成为强大的高阶修行者。

        世界这么大,总会有点特殊的个例。

        每隔段时间,就会出几个所谓的“闻所未闻”的例子。

        但多几个怪胎,总能好玩些,不是么?

        …….

        …….

        左凌峰讲了几句话后,今天的初试便算正式结束了。

        外门弟子纷纷散去,新人们则各自回屋。

        莫青楚还要随沈鱼去领取自己的身份令牌,以及外门的统一服饰和生活用品。

        一路上,心情大好的沈鱼蹦蹦跳跳的,如果不是裹了两层束胸的话,便可见证一下弹力。

        莫青楚看着她的背影,看到她后脖颈上的粉红色纹路时,很好奇到底是什么。

        “目测这些粉色的纹路,是一直向背部蔓延的,也不知道会蔓延到什么位置。”他心想。

        沈鱼走在路上,时不时的还会用脚尖踢一下路上的石子,见到人就会热情打招呼,还会给莫青楚介绍。

        “一下子认识这么多人,都记不住吧?”沈鱼道。

        莫青楚摇了摇头,道:“每个人都挺有特点的,我能记住。”

        以他那目中无人的特性,每个外门弟子都有自己诡异之处,邪性得各有特色,的确好记。

        “喏,这就是外门弟子的身份令牌了,你等会滴一滴血上去。”领了令牌后,沈鱼吩咐道。

        “也别等会了,就现在吧。”莫青楚直接把自己指尖咬破,不放过任何一次体验痛感的机会。

        妈的!堂堂男子汉,手指咬破了,痛的想跺脚!

        鲜血滴落在令牌上,瞬间就被吸收了。

        “这算是……绑定?”他在心中想着。

        墨宗对于外门弟子也还挺不错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木屋。

        按照沈鱼的说法,每个修行者都有自己的【代价】,单人单间的居住环境比较合适,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尴尬与麻烦。

        还别说,挺注重隐私的。

        同一批入宗的弟子,会住的比较近,方便同期生相互熟络起来。

        这些人一看到莫青楚,就纷纷道:“师兄。”

        一个个态度都很好,还有些人看向他时,眼神里是流露着几分敬畏的。

        这可是我们这群新人里的头号猛人,敢脚踢峰主的存在。

        而且听峰主说,三长老貌似都对他狠狠关注了。

        他头上有人!

        惹不起惹不起。

        莫青楚纷纷点头回应,在心中道:“这下子好了,真成师兄了。”

        一不小心,多出了这么多师弟师妹。

        而他被分配到的这间木屋,刚好在“轻熟女”夏婵的隔壁。

        她住莫青楚右边。

        至于现在还昏迷不醒的少年顾清,则在他这栋木屋的后面。

        左边的这个邻居是个路人甲,姓名和外貌描写……略。

        走进自己的屋子后,莫青楚就开始铺床,摆放一些生活用品。

        沈鱼冲他挥手道:“那我先走了,晚点见,吃饭的时候记得跟我坐一桌。”

        圆脸少女势必要在他的身上打上自己的标签!留下自己的痕迹!

        莫青楚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至于用餐地点,则是外门的食堂。

        在尘界,初阶修行者的确没那么容易饿,但也是需要喝水吃饭的,而且饭量很大。

        对于有实力的修行者而言,【辟谷】的确也能做到。

        但是,宗门不建议这样做。

        墨宗的理念是,大家还是要正常生活,感受人世间的烟火气。

        太远离凡尘,心态上会发生微妙的转变,这对【道心】是不利的。

        我们不是高高在上的仙,只是住在山上的人。

        修行到了第三阶,本就容易精神状态出问题。

        你若姿态过高,便更易成为祸世之因。

        不要说什么自己是修行大能,区区凡人,在自己的伟力面前不过蝼蚁。

        你要搞清楚,产生这种心态,是你不把他们当人看吗?

        但他们就是人啊,生来就是人啊,这是既定的事实。

        朋友,所以是你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你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这个有邪祟的世道已经很糟糕了,我们修行,可不是为了让世道更糟糕。

        更何况,修行者本就不事生产,咱们啊,都是山下人养着的。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也别不把衣食父母当回事儿。

        ——苍生养我,我护苍生。

        …….

        …….

        到了饭点,莫青楚来到了外门的食堂。

        这顿饭的性质有点像是迎新大聚餐,不少师兄师姐都会来,三位峰主则都会很默契的不来凑热闹,以免大家放不开。

        一般情况下,师兄师姐们都会在饭局里吹牛逼。

        比如自己斩杀过哪些邪祟之类的。

        当然,邪祟你们还没有体验过手感,我们要吹就吹你们有体验的,比如【药浴】时长,比如吸收效果。

        像药浴初体验就达三个多时辰的外门二师兄方延年,就会被单独拎出来当作谈资。

        但是今年,所有师兄师姐们在看了莫青楚一眼后,都很默契的没聊这些。

        吾辈修行者就该一心向道,这攀比之风,是该好好整治整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