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目中无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人不狠,站不稳

第二十八章 人不狠,站不稳

        整个迎新晚宴,气氛还是很活跃的。

        原因很简单,首先,食堂的饭菜都很美味,可见厨子厨艺精湛。

        其次,爱说话的那几位师兄师姐都很能吹牛逼。

        反正他们见识短,我们铆足了劲儿吹!

        偶尔呢,还会有人插嘴戳穿他们,新人们就会看到老人们各种拌嘴。

        空气中弥漫着欢快的气息,这让有着很多心事的莫青楚,都松弛了几分。

        沈鱼和风韵和他坐在同一桌,都说秀色可餐,他就着二女吃饭,饭量都大了不少。

        圆脸少女看向莫青楚,很真诚的道:“师弟,你今天可是让我出了好大的风头!”

        “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找师姐!”她拍着胸脯道。

        莫青楚其实挺纳闷的,沈鱼那个部位鼓胀胀的,可为何这样用力拍,都不会震颤的?

        感情她那不是胸,是胸肌?

        他自然不知,少女对它们有多么残忍。

        莫青楚看着她,八卦道:“左峰主是沈师姐的舅舅?”

        沈鱼点了点头,道:“嗯,他和我爹娘是义结金兰的关系。”

        喔,感情不是亲舅舅,怪不得长得毫无关系。

        “把你带回宗,舅舅也狠狠地夸我了。”沈鱼道:“他说你很好玩。”

        莫青楚嘴角微微一抽:“好玩可不是什么好词。”

        他开始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在他的这双眼眸里,这位左峰主肯定也不是正常人。他除了一张丑脸外,浑身上下都长着灰白色的毛发。

        当然,脸已经这么丑了,就算被绒毛遮住,也不一定减分。

        莫青楚觉得自己这双眼睛,也是蛮神奇的。

        “看任何人,都自带幻觉。”

        “可是,真的遇到幻化之术了,又没法负负得正,照样会被迷惑,和其他人看到的幻觉,也是一模一样的。”他想着。

        这次迎新晚宴,本来是要在愉悦的气氛中宣告结束的。

        然而,最终却并非如此。

        因为那个叫顾清的少年,他的【代价】……显现了!

        在吃饭途中,他的左眼突然就开始流血,然后在剧痛中,直接瞎掉了。

        而他的右手五指,也在同一时间失去知觉。

        他的右臂能动,甚至手掌都能动,可偏偏右手的五根指头,一动不动,很是诡异。

        少年整個人都疼到颤抖了,脸上也毫无血色,但硬是没有疼晕过去。

        莫青楚在爬山的时候,就觉得这人很能硬撑。

        他在莫青楚的眼中,眉毛和头发是金色的,眼眸也是淡金色的,像戴了特殊颜色的美瞳。

        半根脖子上密布着金色的鸟类羽毛。

        此刻,他的左眼已经瞎掉了,但在莫青楚眼中,他左边那只金色的眼眸,却变得更妖异了,金色更为浓郁了。

        突如其来产生的【代价】,让一众新人的心底里,抹上了一层阴霾。

        欢快的气氛立刻消失无踪。

        是啊,或许下一刻,我身上也会产生变化,也会付出【代价】!

        而这一刻究竟什么时候到来,暂时是未知的。

        【代价】究竟会是什么,也是未知的。

        这样的感觉,反而更让人恐惧,更让人心神不宁。

        或许今夜,很多人会在心悸中失眠。

        而这,不过是修行的开端。

        ……

        ……

        迎新晚宴,就这样结束了。

        忍着剧痛的顾清没有发出任何惨叫,倒是有一个被吓破胆的新人,惊叫连连。

        几个热心肠的师兄,把顾清扛了起来,带他回屋休息。

        以大家过来人的经验,【代价】不是受伤,你的眼睛不是被毁掉的,是因为修行而“失去”的,所以不会疼上太久。

        从某种层面上看,它都不算是一种伤。

        但视力是永远不可能恢复了,就算用再顶级的丹药也于事无补。

        莫青楚有问沈鱼和风韵:“二位师姐,这位顾师弟的【代价】,程度算严重的吗?”

        沈鱼和风韵齐齐点头,回答道:“中等水准。”

        风韵解释道:“他这类【代价】,其实也就是在修行初期影响较大,等你修为高深后,就算一只眼睛看不见,但伱还有神识。就算五指不能动了,你也还有体内的灵力,可以施展神通,比如隔空取物。”

        莫青楚闻言,大致理解了。

        简单点说,就是有替代品。

        沈鱼道:“反倒是一些间歇性发作的【代价】,往往会伴随终生,时不时的就会折磨你。”

        她就是这类,但她没和莫青楚细说。

        三人走着走着,风韵突然停下了脚步。

        “顾清师弟的【代价】都已经显现了,那么,三次药浴都把药力都吃的干干净净的莫师弟你呢?”她盯着莫青楚道。

        沈鱼这才后知后觉地一拍脑袋:“对哦!”

        她和风师姐先前就讨论过这个问题。

        莫青楚吸收的太猛了,所以他前期消化的会比任何人都要快。

        就算他现在还没有正式修炼功法,【代价】八成也已经显现了。

        “师弟,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什么地方不一样了?”沈鱼立刻关切道。

        作为一个大男人,他有点难以启齿地道:“怕疼,算么?”

        风韵和沈鱼对视一眼,皆是眉头一皱。

        “痛感增强了很多?”风韵问。

        “对,就好比登山的时候,我不是误会了峰主,然后踢了他一脚嘛。”

        “我脚腕肿了一块,但痛感却跟骨头碎掉了一样。”莫青楚道。

        这让风韵和沈鱼都觉得这个【代价】有点刁钻,以前没听说过。

        除了刁钻,也有点棘手。

        它不只是会让你疼痛加倍那么简单,有的时候可能会危及生命。

        修行者,除魔卫道。

        倘若你在和邪祟或者邪修作战时受伤了,更强烈的疼痛,会极大影响你的战斗力。

        本来这一剑是可以挥出去的,但钻心的疼痛,会影响到这一剑。

        而且每个人对于疼痛都是有一个自我上限的,不然也就不会有痛晕过去的这种现象。

        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就别盼望着对面不补刀了。

        你都不省人事了,那我们还不把你给嘿嘿嘿?

        这类【代价】,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一名修行者的战力。

        风韵问道:“你这个【代价】是无时无刻的吗?你任何时候的痛感,都比往日里更强烈?”

        “应该是吧。”莫青楚说着,撩起了自己的左边衣袖。

        他的整条左臂,都已经青一块紫一块了。

        沈鱼和风韵看着这条手臂,不由心惊,可手臂的主人却跟没事人似的,道:“风师姐,你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他口若悬河:“我也在想它是不是无时无刻都这样,所以,自从发现了这一点后,我每隔一会儿就扭自己一下,每隔一会儿就扭自己一下。”

        “现在我已经可以基本确定这一点了。”说着,他还若无其事的扬了扬自己的手臂。

        风韵和沈鱼小嘴微张的相互对视了一眼,于心中道:“这位莫师弟,好像…….是个狠人啊。”

        有着巅峰夹子音的大长腿师姐道:“对了师弟,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痛觉加强了?”

        莫青楚道:“你们把我带回墨宗后,我从昏迷中醒来,从床上摔了下去,那时候就有感觉了。”

        “这么快就产生【代价】了吗?那不是才药浴完没多久!”沈鱼惊呼。

        莫青楚看着她的表情,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却没有说出口,因为也无法验证。

        他前两次药浴,身体都是微微痛,然后头疼。

        可第三次药浴快结束时,身体开始剧痛了,头更是疼得离谱,仿佛要裂开了。

        “有没有可能,我第三次【药浴】还没完全结束时,【代价】就已经出现了!”莫青楚开始大胆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