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怀瑾仙途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薛宝珠

第八十八章 薛宝珠

        薛怀远问道:“你打算哪天去天衍山脉历练?”

        薛怀瑾连忙说了刚刚碰到郑星言的事……

        “大哥,你看这是不是两全其美?”

        薛怀远沉思片刻,说道:“也行,我和他接触过几次,他为人单纯执着,品性应该没问题,不过,    有一点你要注意……”

        薛怀瑾猜测:“我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心里有数!”

        薛怀远摇头,“不是这方面,而是男女之情。”看着妹妹放松下来,不以为然的样子,薛怀远郑重说道:“怀钧那好说,    无非就是砸资源,    之后就看他自己的了。

        而你,    却让我们担心很多,之前这些年,你一心修炼,深居简出,所以有鬼心思的人,也找不到你头上。

        而你今后要时常出宗历练,肯定会碰到各种牛鬼蛇神,有些人手段高明,让人防不胜防!”

        薛怀瑾看着大哥认真说道:“我虽然没碰过男女之情,但我见过陷入感情漩涡的朋友,我从她那得出结论,情之一字,    有毒,    没事别碰!”上辈子的那个朋友,没交男朋友前挺正常的,有了男朋友,    跟中了蛊毒一样,    降智严重,她在旁边看得心有余悸。

        她这辈子,就想好好努力,搭上“早班车”,去“峰顶”看看!

        见大哥还是不放心的样子,薛怀瑾继续保证道:“你们以前就给我说过好多男修骗女修结道侣,孕育子嗣,心思都用在内宅之事上,最后修途断绝的真实例子,有这些前车之鉴,我有那么傻吗?”

        薛怀远迟疑了一瞬,还是说道:“你还记得薛宝珠吗?”

        薛怀瑾奇怪问道:“当然记得,我们薛氏来到修真界的家族子弟一共二十九人。分为嫡系九人,旁系二十人。

        我们隔几年都会聚聚,但每次只到二十八人,只有她没来。

        听族人说,她对薛氏旁系的身份有芥蒂,来到天衍宗后,    对外否认薛氏身份,主动断绝和薛氏的一切联系,    自称平民百姓家庭出身。

        大哥你怎么提起她?难道她被骗了?”

        薛怀远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    最后说道:“也谈不上骗不骗的。不过传言没错,她爷爷是正四品知府,家境优越,本身也聪慧过人,当年还考上了薛氏族学,不过她没来族学,直接放弃名额了。

        后来仙缘大会选拔弟子,她以木灵根91火灵根90入选,13岁入门修炼,自视甚高,立意把她们那一支薛氏分支独立出来,不做谁的附属。

        在天衍宗外门,她修炼一直很刻苦,于半年前突破到筑基期,就在前几天,我们接到消息,她将与同门弟子结为道侣,为此,我们的父亲和母亲还专门私下找过她,但她固执己见,也不愿意多说,只相信自己看到的,认为我们说的那些例子都是个例,她相信陪伴了自己十年的伴侣。

        族人也私下打听了,那个男弟子确实没有什么不好的传言,但我们正处于修炼的最佳时期,这个时候不抓紧时间修炼,争取更进一步,而去沾染感情之事,实在非明智之举。”

        薛怀瑾无奈一笑,“大哥,薛宝珠的事姑且不论。我这边,心太小,目前只有修炼,不谈其它。”

        薛怀瑾估计大哥还有一点没明说,修为越高的修士,越难孕育子嗣,所以炼气期到金丹期女修都是最佳的道侣人选,总会面临各种诱惑,只要是你情我愿,宗门也不管。

        所以就有很多男修在修为还低时,各种甜言蜜语诱哄女修结道侣,等女修生下子嗣,立马就变了态度,有些女修能立马醒悟,继续努力修炼,还能赶上,但有的女修用情太深,一时接受不了真相,就会一直深陷其中,不得解脱。

        修真界是强者为尊,不论男女,有一夫一妻,一夫多妻,也有一妻多夫,更多的是连名分都不需要,原因也是多样的,有真心实意为了感情的、有慕强心思的、为了权势的、为了修炼资源的、也有为了家族的……

        修士其实和凡人没有区别,都在为七情六欲而奔波。

        而薛宝珠的事,她懒得多管,这种人就是缺少现实的毒打!

        ……

        从大哥那离开后,薛怀瑾也不再耽搁,直接回到院子修炼。

        同时也和郑星言约好三天后出发去天衍山脉。

        第二天酉时还没到,薛怀瑾就提前结束修炼。

        “主子,今天专门从天衍城百味楼买了一桌一级灵食带回来,还配了产自燕山沈氏的果酒,秋露白……”

        听着孟春的禀报,薛怀瑾看着院中精心地布置,满意地点头。

        就在此时,叶云随孟冬走进来,“我是第一个到的?”

        孟春还在指挥布置,孟冬继续去门口等着,薛怀瑾示意叶云去堂屋聊,“是,她们两个还没来,你这怕王嘉宁的毛病还没改?”

        叶云边走边苦笑道:“遇到她,我只能好汉不吃眼前亏,甘拜下风!”他住得最近,如果不是第一个到的,肯定又得被王嘉宁打趣,他可不想成为话题中心。”

        王嘉宁虽然时常打趣叶云,但行为都不会过分,她经常以姐姐自居,声称要罩着“弟弟”和“妹妹”。

        弟弟:叶云。

        妹妹:薛怀瑾。

        至于姜文琴,王嘉宁不敢在她面前胡闹。

        而姜文琴喜欢和薛怀瑾商量事情。

        她们四个人,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薛怀瑾两人刚坐下不久,就听到王嘉宁的声音,“怀瑾,我想你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这都几个春秋没见了?”

        薛怀瑾走出堂屋,就见王嘉宁和姜文琴两人联袂而至。

        十八岁的王嘉宁明媚阳光!

        二十一岁的姜文琴清冷出尘!

        “仙女光临,蓬荜生辉啊!”薛怀瑾上前迎接。

        对于叶云来说,三个仙女碰面,就没他什么事了,也不用他躲王嘉宁,人家现在根本就注意不到他。

        ……

        四人碰面后,一起来到堂屋。王嘉宁坐下问道:“我刚看到你的侍女在布置宴席,这么正式?”

        薛怀瑾接过孟秋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后说道:“这院子估计要住十几年,来点仪式感也无妨。”

        姜文琴放下茶杯,问道:“筑基后可以辟谷,你们呢?”

        薛怀瑾无奈一笑,“筑基后虽然可以辟谷,不用再一日三餐的折腾,但我这些年都吃习惯了,一下子断了,老感觉饿着。”

        叶云也说道:“我也是,辟谷后,明明身体不饿,但精神上老感觉饿着,不吃点东西都无法静心修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