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叛逆契约兽在线阅读 - 第229章 沈意中毒,阴沟里翻船

第229章 沈意中毒,阴沟里翻船

        叛逆契约兽正文卷第229章沈意中毒,阴沟里翻船沈意也没办法了,只能按照老妖婆说的朝蔽水草泽俯冲而来。

        “你动作快些,晚了就来不及了。”鹤见初云又催促了一声。

        沈意深吸了一口气,将双翼收起,紧贴着身体两侧,宛如一块陨石般,朝着下方的“草原”砸去!

        在后面紧追不舍的兵卒见到他的行为,立刻明白了沈意是什么目的。

        “鹤见初云要进蔽水草泽。”

        “跟上!都给我跟上!”

        “飞快点!”

        “不行,那甲级命神飞得太快了!来不及!”

        “追不上那就盯紧了,看那畜生会落在什么地方。”

        “……”

        这些声音沈意和鹤见初云都听不到,此刻他俩耳朵里只有哗哗的风声。

        鹤见初云都吹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但她还是强行用感识触碰到了沈意身上的缩体玉符,意念一动,将沈意的身体缩小了下去。

        在距离地面还有不到百米时,沈意眼睛睁大,收起的翅膀又猛地展开!

        降落的速度减缓下来,而迎面吹来的风也更大了些,右边翅膀传来更加剧烈的疼痛,沈意不由龇牙咧嘴起来,嘴巴没合住,鲜血溢了出来。

        噗通~

        随着落水的声音,沈意就这样带着鹤见初云钻进了钻进了水草之中。

        一起身,鹤见初云就赶忙来到他身边问道:“你还好,来把这吃了。”

        她玩沈意里嘴里扔了一枚玄元丹,又迅速往他受伤的翅膀上擦上了两种药,一种止血,另一种是止痛。

        好受了一些,沈意从水里站起,对鹤见初云催道:“赶忙走。”

        她点点头,看出罗盘看了一眼后,伸手指向了左前方:“我们往那边走。”

        沈意没说话,直接朝着她手指的方向跑去了。

        之后他俩一直保持着沉默,穿行在水草间。

        鹤见初云选择冒险进入蔽水草泽也是有原因的,这里的水草茂盛,长势极高,最短的一根水草也超过了她两个头的高度,而且水草下面的水也不浅,直接淹到了她的膝盖上面,能挡住追兵的视线不说,还能在一定程度上迷惑住那些修士的感识。

        这蔽水草泽上的水草长得实在太多了,除非有着很强的感知能力,要不然,即便感识从他们身上扫过,也不一定能发现他俩。

        至于灵阶修士的灵识?这个不好说,别说沈意了,就连鹤见初云也不知道灵识会带给人什么样的视角。

        沈意走在前面有心想要加快速度,可水下有淤泥,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起来很是困难。

        回头看去,发现鹤见初云走得很慢很小心翼翼,已经被自己落下去好几丈远了。

        他想开口让她快点,可还没出声,上方就传来一阵激烈的风声,察觉到这样的动静,沈意连忙卧进了水中,脑袋也伸进了水里面。

        鹤见初云也同样蹲下了身子,没敢发出半点声响。

        抬头看去,大片大片的水草被狂风吹得向一边倒去,隐约看见一头鸟妖从头顶上的飞过,而上面的宗门弟子目光虽然一直放在下面,但并没有发现他们。

        等鸟妖飞远后,沈意才开口小声道:“你快点啊!”

        “你小心点,别那么莽撞,这里很多东西……”话没说完,又是一头鸟妖从头顶上飞过,让鹤见初云赶忙闭上了嘴巴。

        “……”

        “飞远了,你快一点。”

        “行行行,我知道了。”

        鹤见初云有些无奈,但起身后依旧没有像沈意那样莽里莽撞地向前,和之前一样,她用手里的剑探着水底,确定水下没什么东西后才会往前迈步。

        时不时会有鸟妖从头顶上飞过,但她和沈意都有惊无险地躲了过去。

        大概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从天上飞过的鸟妖越来越少了,后面的追兵似乎都去了错误的方向,鹤见初云提着的心才微微放了下去。

        扒开面前的水草,只看到面前的沈意扎在水里一动一动的,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你在这里干什么?”

        “来的正好,有虫子吸在我身上了,我手够不着。”

        “哪里?”

        “我肚子上面。”说着,沈意前肢一用力,长长的尾巴往前一甩,勉强坐了起来,露出自己白色的肚皮,只见上面爬着一只只肥大的虫子。

        这虫子整体为偏黄一点的白色,尾巴有一小截是褐色的,鹤见初云一眼就看出,这就是附肌虫,会不知不觉地爬在人的身皮肤上吸食人的血液。

        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随后鹤见初云松了一口气,她每一步都很小心,并没有让水里的附肌虫找到机会。

        而沈意除了肚子上爬着一些附肌虫外,他胸口上还有一些鳞甲脱落下来的痕迹。

        这是他自己导致的,这附肌虫看着不咋样,但嘴巴的吸力却很强,沈意刚刚完全是用暴力将它们拔起来的,没想到一用力反倒连带着自己的鳞甲也一起拔下来了。

        有些无奈地看了沈意一眼,她立刻上前帮他去取肚子上的附肌虫,不过比起沈意,她对附肌虫明显要了解的更多,并没有直接上手去抓,而是现在用手法在附肌虫周围的皮肉上捏了捏,揉了揉,才捏着附肌虫往外一扯,轻轻松松地将其取了下来。

        如法炮制,很快爬在沈意肚子上的四五只附肌虫就全部被取了下来。

        “你往下来一点,我再看看还有没有。”

        噗通~

        沈意闻言直接趴进了水里,不过那些附肌虫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沈意身体其它部位上的鳞甲太硬,它们根本吸不到血,所以全跑到沈意相对柔软的腹部去了。

        而现在腹部的附肌虫都被取下,其它地方哪里还有附肌虫。

        “行了行了,找不到那就别找了。”

        见鹤见初云半天没在自己身上找到一只附肌虫,沈意扭了两下身躯,把她逼退了回去。

        她那手放在自己肚子就好像小猫爪子在上面跳舞一样,痒痒的,有些受不了。

        “哦~”

        “我说你也是的,这蔽水草泽哪有你说的那么可怕?真磨唧。”

        “都说了你小心一点,这里很多东西都是有毒的,要是被咬了可就麻烦了。”

        “你还是关心你自己吧,你别被咬了就行,我被咬了还可以用红气来治疗,但你要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中毒了,我可没东西救你。”

        鹤见初云脸上更无奈了一些,不过她也知道沈意体内红气的逆天作用,完全就是包治百病,正如他所说,沈意自己被咬了,可以不需要解药自救,但她却不行。

        所以她干脆不回话了。

        而沈意望着她摇了摇脑袋,说道:“好了,我去前面探路,你慢慢来。”

        如果这蔽水草泽只是毒物多,没有大妖存在的话,那对于沈意来说就完全没有威胁。

        一是红气给他的自信,二是哪怕草泽中的毒物再毒,怕也咬不开自己身上的鳞甲。

        即便咬得开,他也不会在意。

        比起被人抓住,他更愿意被什么毒物咬一下。

        因为前者必死无疑,后者还可以用红气治疗一下。

        不过就在他这样想时,却没又看到水底下有一条全身紫色,不到半米长的细蛇慌忙扭动着身躯朝远处游去,而在沈意后肢处,一些龙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流淌了出来,但很快就在水里稀释开来。

        这些沈意都没发现,他自顾自地往前走,只是把感识锁定在了鹤见初云身上,他的身影,很快从她的视线消失不见。

        偶尔他会拿起在水面上漂浮着的木棍,用它在水底下捅呀捅,看看下面是不是真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但可惜的是什么都没发现。

        从远处看蔽水草泽,这里的风景的确宜人,可只有走进其中才会发现,这里的水体浑浊发黑,水面上漂浮着大量枯萎的水草杆,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腐朽的味道,闻久了沈意都感觉鼻子有点发堵。

        打个哈欠,可能在走累了吧,沈意感觉有些疲惫,所以放慢了一些速度,时不时会回头看了一眼后面。

        又走了不知道多长的路,沈意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感觉有些冷,而这种冷很奇怪,只让他觉得头冷,但身体却不冷。

        而且鼻子越来越堵了。

        “诶?难不成这里的空气有毒?”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他也没太在意,继续往前走,只不过他的移动速度越来越慢了。

        没过多久,鹤见初云就从后面追上了他,听到她传出来的动静,沈意转头看去,说道:“哟,终于舍得走快些了?”

        “我没有啊?”听到沈意的话,她一脸疑惑。

        而他不屑地笑了两声,道:“嘿嘿,你就吹吧你。”

        “好好好,是我在吹行了吧。”她懒得理他,一手拿剑,一手拿着水草杆,很快就超越了他走在了前面。

        沈意看着她的背影眨了眨眼,不想说什么,他现在只想慢慢的走,因为这样能舒服一些。

        又走了十多分钟,头越来越冷了,疲惫的感觉越来越强,鼻子也不再是单纯的感觉堵了,每次呼吸,上颚都会传来一阵抽筋般的痛感。

        沈意察觉到不妙,连忙向老妖婆喊了一声:“老妖婆!“

        “怎么了?”

        “你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

        “没有。”

        “哦……”听她这么说,沈意点了点头。

        “继续走吧。”

        鹤见初云皱眉看着他的表情,随后转过身去,可听着沈意变得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她没走几步就停下了,折返了回去。

        “你……是不是觉得不舒服?”

        “有一点。”

        “哪里不舒服?”

        “感觉很累,头冷,还有呼吸困难。”

        “就这些?”

        “嗯。”

        得到沈意的确认,她皱眉思索起来,查找着有关于此类症状的记忆,没多久,她脸色就变了,赶忙问道:“你是不是被一条紫色的蛇咬了?”

        “紫色的蛇?没有吧……”沈意仔细的回想了一遍,他并没有见过什么紫色的蛇,而且,如果有蛇咬了自己,自己应该会有感觉吧?

        “我没有看到过紫色的蛇。”

        “你当然看不到,它在水里你怎么看得到?”

        “……”沈意不说话了,抬起前肢检查起来,等到前肢后肢检查完毕,他才看向对方。

        自己身上根本没有被咬的痕迹。

        “你自己看,我那里被咬了?”

        “你别犟了,那是紫阎罗,毒性很大的,要是被它咬了,半个时辰内必定毒发身亡!”

        “这么严重吗……”沈意眼神中带着狐疑,但也不敢大意,立刻调动体内的红气游动起来,没一会儿他就找到了自己体内一丝一缕的紫色气体。

        这些气体很少,在自己的红气大军面前根本不止一提,一个碰面就被绞杀得干干净净。

        不过这些紫色气体并不只有一缕,后面还有一些,并且在自己身体里的游动速度很快,几乎赶上了红气游动的速度。

        沈意控制着红气朝着这些紫色气体的源头涌去,很快就找到了。

        停止控制红气,他抬起右后肢再次查看起来,然后让鹤见初云用剑帮自己强行掰开其中一片鳞甲,而鳞甲下面的皮肉已经开始发黑发紫,还有两个极为细小的红点,毫不夸张的说比针尖还要细。

        实锤了,沈意真被咬了。

        但啥时候被咬的,他是一点记忆也没有,就跟附肌虫一样,无声无息地就出现在了身体上,一点感觉也没有。

        “卧槽!角度这么刁钻的吗?”

        两红点刚好处于沈意后肢鳞甲的斜下方,也不知道那条蛇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善事,两颗毒牙刚好滑进去了。

        这让沈意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听到他轻松的话语,鹤见初云松了一口气。

        “你能没事?”

        “小意思而已,打打水啦,继续走吧,我没事,就是要点时间。”

        “哦,那你跟着我。”

        “嗯。”

        沈意重新站稳,慢慢跟上了鹤见初云的步伐,同时硬打起几分精神控制红气清理着身体里的毒性。

        “小小蛇毒能耐我何?”

        即便现在有诸多不适感,但沈意心里还是很轻松的,那么多次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他都挺过来了,自己总不至于在阴沟里翻了船。

        可想法很好,但现实却给了沈意一个大大的嘴巴子。

        红气的游动并非是按沈意的意念在身体里四处乱窜,而是需要一条通道来到达身体里每一个地方,这些通道,便是遍布身体里的经脉。

        要说经脉最为复杂的地方便是头部,经脉不仅多,还极为细窄,红气到达此处便会被强行分开,进入不同的经脉之中来强化自身,以往的沈意不曾在意这些,对他来说,能全部一起强化那就全部一起强化,这样再好不过。

        但现在不一样了,进入身体中的蛇毒目的就是他的头部,同化自己头部的细胞来增强自身力量,然后疯狂破坏着周围的一切。

        而在红气被头部的经脉强行分开成数千份数万份时,它们清除毒素的速度甚至赶不上毒素破坏的速度!

        在察觉到这件事的一瞬间,沈意的眼神就变了,步子一停,站在原地发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