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林染谢邺承是什么小说在线阅读 - 第122章 你现在的身体怎么这么虚?

第122章 你现在的身体怎么这么虚?

        有时她会想她到底配不配得到这一切?

        偶尔她还会想谢邺承和三个孩子到底有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她有偷偷观察过谢邺承和三小只还有原主的经纪人陈薇以及林妍,蒋少兰等人,他们好像都没有发现她的改变也不认为她的改变有什么问题,就好像她本来就应该是现在这样。

        可是为什么呢?

        她潜意识地不想去深究也会下意识地逃避这些问题,

        甚至会粗鲁的将这些问题归咎于玄学!

        毕竟,玄学上的事从来都是没办法去深根究底,就像她穿书。

        她没必要去庸人自扰的去内耗自己。

        安心享受眼下的一切,无愧于内心,其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可。

        所以这些问题在林染脑子里一闪而过后便被她抛之脑后了。

        这些天的疲乏在佣人小姐姐们魔力的双手下一点点消散。

        困意随之袭来。

        等她醒来时,房间漆黑一片。

        她茫然地眨巴了下眼睛,忽然眼前冒出一个人,吓得她“啊”的一声尖叫,抓起床头柜上的饰品砸了过去。

        “啊——”一声惨叫后。

        房间里的灯“哐当”一下亮了。

        刺眼的目光让林染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就看见谢邺承手捂着额头,指间有鲜血溢出,一脸痛苦。

        林染一惊,忙从床上坐起来,语气慌乱道:“谢邺承,你还好吧?”

        “管家,老谢受伤了,快请医生!”

        不等谢邺承说话,林染就已经通知管家去请医生了。

        却没注意到自己胸前春光大泄!

        谢邺承原本就因喝了壮阳补肾十全大补汤火气大旺。

        被林染这么一“勾引”哪里还忍得住,所以他果断地扯过床上的薄被盖住林染。

        林染听到动静回头看他,薄被劈头盖脸的袭来。

        眼前瞬间一片漆黑。

        林染:???

        她手忙脚乱地想要掀开薄被,却被谢邺承制止了。

        “谢邺承!!!”

        “裹好!”

        谢邺承语气严肃。

        林染一愣,低头就看见自己此刻“春光大泄”的画面。

        “啊!”

        她尖叫地裹紧身上的薄被,

        谢邺承:“……”

        “说,你什么都没看见!”忽然林染钻出个小脑袋,凶巴巴道。

        这似曾相识的自欺欺人让谢邺承嘴角抽了抽,但还是顺从地应道:“我什么都没看见!”

        明明这是林染想要的答案,可她的脸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成了猴屁股。

        莫名地羞耻和尴尬让她恨不得原地消失。

        却又在看到淡定从容的男人后恼羞成怒道:“说,趁我睡觉时你潜入我的房间想干什么?”

        “睡觉呀!”

        谢邺承说的太过理直气壮了。

        让林染瞬间噎住了。

        她理不直气也壮道:“你你自己没房间呀,干嘛跑我房间睡觉?”

        谢邺承顿了下,委屈道:“可这也是我的房间呀!”

        “你忘了我的换洗衣服都在这个房间里吗?”

        他只是想进来拿个换洗衣服。

        哪知道刚进门就听见林染哼哼唧唧。

        所以停下来听了会动静。

        然后就看见她一脚踢翻了身上的薄被。

        谢邺承怕她着凉,想要过来给她盖个被子,然后就被她袭击了!

        林染听完前因后果彻底噎住了。

        “对不起,我睡懵了,冷不丁看到面前冒出个人我还以为见了鬼了……”

        听到她的解释,谢邺承点点头,随即针对她之前的发问道:“所以你并不想让我睡你这里也没打算让我回房睡觉?你想让我和以前一样睡书房?”

        林染:???

        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见她不说话,谢邺承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失望。

        “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没想到……算了,你休息吧,我先走了!”

        谢邺承手捂着被砸伤的额头转身就往外走。

        林染彻底蒙住了。

        心头忽然袭来一股强烈的罪恶感。

        打开门,谢邺承和门外站着的管家和三小只以及家庭医生来个“四”目相对。

        彼此都怔住了。

        本想追出来的林染看到门外站着的众人后又偷偷缩了回去。

        谢邺承也反应极快地关上房门。

        隔绝了众人探究的目光。

        “爸爸,妈妈……”谢奕安的问。

        谢邺承冷冷地看了他眼道:“放心,你妈没事,有事的是你爸!”

        说完,他转身就走。

        一行人对视眼后,默默地跟了上去。

        房间里林染一颗心正惴惴不安时房门忽然被人打开了。

        一个可可爱爱软萌可爱的小脑袋钻了进来。

        见林染裹着薄被坐在床上地上还掉落着沾了血的“凶器”,谢奕安顿了下道:“妈妈,爸爸欺负你了?”

        “没有,是妈妈睡懵了,误伤了爸爸!”

        听到这话谢奕安松了口气道:“没事,爸爸耐揍,不会有事的!”

        “妈妈,既然你没事,那我下楼看爸爸去了哈,爸爸刚才看着不太高兴,我得去哄哄他!”

        确定林染没事后,谢奕安也就放心了。

        下楼后,他先是和谢奕茗还有谢奕弘交换了个眼神。

        这才对面无表情看着他的谢邺承道:“爸爸,我刚才去看过妈妈了,妈妈非常担心你,但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走个路都能磕到自己的脑袋,难怪奶奶让你喝药呢!”

        谢奕安本来想替林染道个歉。

        看到正在给谢邺承处理伤口的家庭医生后默默地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他坚决不做任何抹黑妈妈的事。

        于是,眼珠子一转把锅丢给了谢邺承。

        心知肚明怎么回事的谢邺承:“……”可真是他的好儿子。

        倒是管家听到这话顿时一惊道:“您现在的身体怎么这么虚?”

        正给谢邺承检查伤口的家庭医生动作一顿,眼神诧异地看向谢邺承,谢总虚?

        看面相不像呀!

        谢邺承对管家和家庭医生探究的眼神,嘴角抽了抽,无奈道:“我怕开灯会惊扰到夫人睡觉,所以没开卧室的灯,结果不小心撞到了……”

        穿好衣服匆匆赶下楼的林染听到这话脚步一顿。

        众人这才露出了然地神情。

        家庭医生一通检查后,确定谢邺承身体无碍,刚准备给他清理额头的伤口就听见谢邺承道:“东西放这,你先回去!”

        “这,好的!”

        家庭医生犹豫下后,在谢邺承无声的威压下提着医药箱悄然退下。

        见状,谢奕茗道:“林染,麻烦你给老谢处理下伤口,我先带两小只回房睡觉!”

        不等谢奕弘和谢奕安拒绝,谢奕茗和管家一人抱着一个娃迅速退下。

        完全没给林染拒绝的机会。

        偌大的客厅就只剩下她和谢邺承两个人了。